當前位置:首頁 > 生活妙招 >

別再用「喜歡」表白了,喜歡有很多種,你是哪種?

2022/11/17

最近后台收到這樣一條留言——

我們曾寫過「1/3的人都曾在有伴侶的情況下,對其他人心動」,那麼這種「心動」到底是不是求助粉絲說的「喜歡」呢?

生活中,不同場景里「喜歡」的意思,是有著不同的含義的。我們在說「喜歡」某人時,并不都意味著想要和對方在一起、成為戀人。

人與人之間,存在著不同類型的吸引力,「喜歡」也分很多種:性的、情感的、浪漫的、精神的……那麼,「喜歡」可以有哪幾種?我們對某人的「喜歡」會是哪一種呢?

來看今天的文章。

米蘭昆德拉說:「相遇,意思就是:石火、電光、偶然。」有時候,即使彼此沒有太多的交集,甚至只是一個背影、一兩句對話,我們就被對方深深吸引。這,就是「crush」—— 短暫的、熱烈的但又是羞澀的愛戀。

在關系上,crush大多都是單向的。我們往往在并不很了解crush對象時,就義無反顧地認為自己「墜入愛河」,陷入了強烈的甜蜜中。這種「喜歡」,根植于我們自己的幻想,在很大程度上甚至不需要基于和對方的現實聯系。

這種迅速發生的「喜歡」往往熱烈,卻也總是短暫。

在crush時,我們將自己的價值觀、戀愛觀投射在對方身上,幻想找到更多能與自我聯系的屬性。而事實上,我們只是想把欲望寄托于美好的載體里。冷靜下來,我們就不得不面對幻想覆滅后的殘酷現實。

陀思妥耶夫斯基說:「 要愛具體的人,不要愛抽象的人。」我們可以享受crush帶來的美好和快樂,但也需要分清楚這短暫的心動,并不是真正的親密。

截圖自電影《壁花少年》

另外,有伴侶的人,也可能會crush其他人,但這并不意味著精神出軌。研究顯示,對于那些已有穩定關系卻受到別人吸引過的女性來說,crush并沒有對她們原本的戀愛關系造成負面影響,反而增強了她們對自己伴侶的渴望 (Mullinax et al., 2015)。

人類和所有的動物一樣,都會散發信息素,也就是我們比較熟悉的「費洛蒙(pheromone)」。

費洛蒙是一種與嗅覺相關、但又高于嗅覺的物質,我們經常覺得自己被某個人身上的某種味道所吸引,但又很難描述那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味道,這往往就是費洛蒙的作用。

這種信息素由個體分泌到體外,激發下丘腦,使人們產生性吸引力及一系列反應。它會讓我們不斷地想要靠近這個人,很多時候,我們甚至完全意識不到自己被某人吸引,而這正是源于ta身上特殊的味道引發的情欲(Grammera et al., 2004)。

我們感受到對方的身體的荷爾蒙和性張力時,會產生快樂的情緒,同時把這種快樂和感情聯系起來——比如說,認為給自己帶來快樂情緒的這個人,是自己「喜歡」的人。

不過,源于情欲的「喜歡」是一種非常不穩定的體驗。當我們感受到對方的性吸引時,強烈的欲望讓我們渾身顫抖,但當它被滿足后,這種「喜歡」也容易就此結束。

你有沒有在某個人對你很好的時候,對ta心動過?

當對方向我們示愛、對我們關心體貼、向我們提供物質情感上的支持和幫助時,我們會產生一種感動。 在梵語里有一個詞叫「kama muta」,意為「被愛感動」,指的就是這樣一種暖心(heartwarming)的感受。

如果這種感情足夠強烈,我們會不由自主地有一些生理反應,比如起雞皮疙瘩、眼眶濕潤、或者感覺心中有一股熱流在涌動。研究發現,當我們被他人感動時,彼此的親近感都會增加(Seibt et al., 2017)。

與感動類似的還有「關懷(affection)」。關懷也帶給我們安全感,讓我們感覺自己是被另一個人需要的。它不是一種自然發生在我們體內的情緒,而是一種需要我們調動自己的情緒和行動,從而產生的情感紐帶(Rhodes, 2017)。

這種「喜歡」讓我們和對方之間產生了真實的連接,讓對方成為了我們很親近、愿意信賴的人。但它的發生并不意味著浪漫情愫的產生,或者說——「這種感動不是愛情,但愛情里一定有這種感動。」

當我們看見長得很可愛的人時,會有一種想要「哇(awww)」的感覺。

著名的動物行為學家Konrad Lorenz(1943)認為,像大眼睛、胖嘟嘟的臉頰和萌萌的走路姿勢,這樣的嬰兒般的特征,在我們看來都很可愛,能夠讓大腦釋放出令我們感覺良好的多巴胺。

當然,可愛并不僅僅來源于外貌,語言和行為也會讓人產生可愛的感覺。比如最近冬奧會的王濛,她的解說表現總是讓觀眾們覺得超級可愛。

Kingelbach等人(2016)的神經影像學研究發現, 「可愛」不僅能讓人變得更細心、更有愛心,它還在感情紐帶、同理心和幸福感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它可以激發我們的同理心和關愛之情,同時,我們的防御性會降低。我們會想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ta身上,想要和ta產生聯系,想要保護ta。

這種對于可愛的「喜歡」有著強大的力量,它能融化我們的心,并讓我們自我感覺更好。

有的人在我們的生命中就像一束光,我們會被ta的存在深深吸引和震撼。

臨床心理學家Josh Gressel認為, 仰慕來源于我們能夠在他人身上看到這些美好的質量,并進行理想自我的投射。我們渴望擁有ta的質量,或是我們存在擁有這些質量的潛能,但還處于無意識的狀態。

我們將對方作為一個可見的效仿對象,ta的存在能夠激發我們自己更好的一面。我們甚至期待對方的一切都是完美的,我們喜歡對方「像神一樣」的感覺。

不過,當我們將自己的仰慕和崇拜賦予我們的「偶像」,對方便不再擁有作為普通人的權利。過度的「神化」導致ta無法再為自己的生活做出選擇,只有滿足我們的「完美標準」,才能得到我們的喜歡。

一旦對方沒有達到我們心中的完美標準,我們就很容易放棄對方,比如很多粉絲在自己喜歡的偶像被爆負面新聞時會自嘲「塌房」。 本質上,我們拒絕承認自己崇拜的人是和我們一樣的普通人,是有著優點的同時,也一定有缺點的、完整的人。

我們需要意識到「完美性」并非偶像存在的意義,當我們看到了「偶像」的光,比起拿著放大鏡研究,我們更應該學著向著光的方向成長。

小時候,我們會很依賴最喜歡的毛絨玩具、衣服和照顧者,比如一直呵護我們的外公外婆。依戀無關于激情,它一直存在于我們的情感需求里。

如果說愛是關于對方,那麼依戀往往是關于自己。在依戀關系中,我們會更多考慮自己的需求和愿望。我們之所以信任和喜歡對方,是因為對方的關心、呵護、陪伴和給我們帶來了好處,而不是相互的,就像小時候我們并不理解家長照顧我們有多麼勞累。

我們「喜歡」的是對方滿足我們的需要。

不過,在健康的親密的關系里,人們是能夠相互依賴的。在適度范圍內,它能夠增進感情,提升親密關系滿意度,讓雙方產生更深層的連接。

然而,過度依戀對自我和關系都是有害的(點擊閱讀:過度依賴:一場操縱與憤怒的游戲)。如果這種「喜歡」帶給雙方的不再是溫暖和美好,而是日復一日的擔憂迷茫和患得患失,或許是時候,重新審視一下這份感情是否健康。

最后一種「喜歡」,我們想談談「癡迷(obsession)」。

心理學家Dorothy Tennov(1979)創造了一個詞:「limerence(癡戀)」,來描述愛情里人們不由自主地渴望著對方、為對方神魂顛倒的狀態。而limerence的本質,其實就是 癡迷

在心理學上, 「癡迷(obsession)」被定義為一種無法自控的、持續侵入的想法、畫面或者感覺,并最終會帶來個體強烈的不適感(Tuckett & Levinson, 2016)。反復想著關于那個人的一切,渴求與其相處相愛,對方成為了自己每時每刻唯一關注的存在。

這種癡迷的狀態,類似于成癮——人們會對那些給自己帶來強烈快感的事物,持續渴望、不斷重復地獲取(Fisher, 1992)。比如說常見的酒精或[毒·品]成癮,都是能夠給人們帶來強烈快感的。當然,愛和性也有可能造成成癮。 但limerence中對于快感的渴望,并非來源于對「愛」或「性」本身的成癮,而是對一個特定的人「上癮」(Haward, 2017)。

Limerence并不一定是一種負面的狀態,它可能只是一種充滿激情、但卻缺乏「親密度」和「承諾」的愛(Keller, 2011)。

在關系尚未建立起長期的親密度和承諾前,這種癡迷的「喜歡」,可以作為一種進入穩定關系前正常存在的一個階段(Tennov, 1979)。不過,如果癡戀過于持久,或完全不包含相匹配的親密度和承諾,就可能成為問題。

KY作者說:

「喜歡」是一種特別的感覺,它有很多種不同的類型。在中文語境里,它的定義本身就包含著欣賞、仰慕、欽佩、傾心愛慕、愛、崇拜……

不同類型的喜歡可能源于不同的生理和心理機制。 很多時候我們感覺到的「喜歡」,并不直接通往浪漫的親密關系。

可能是對crush,那一瞬間的怦然心動點燃我們的生活的激情;可能是對朋友,ta的陪伴和關愛讓我們也愿意去愛去付出;可能是對我們如明燈一般的人,ta的存在指引我們自己人生前進的方向……

我們需要理解人性的復雜。我們忠貞地選擇了我們的伴侶,并不意味著我們就不能對他人產生任何積極感情。

你需要做的是,接納自己內心的感受,去思考和探索這份喜歡的來源,這是一個很好的自我覺察的機會。你甚至可以和伴侶分享你對另外一個人的欣賞與喜愛,這或許能夠成為你們關系成長的契機。

最后,希望大家都能遇見自己喜歡的人~

今日互動:你覺得「喜歡」有很多種嗎?還有文中沒有提到的類型嗎?是什麼樣的感覺呢?快來評論區和我們分享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