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霍啟剛再「高升」與郭晶晶同亮相,打臉眾人:婚姻越節制,越高級

霍啟剛再「高升」與郭晶晶同亮相,打臉眾人:婚姻越節制,越高級
2023/01/06
2023/01/06

每天耕耘最有趣、最實用的心理學

每每看到霍啟剛一家出現在大眾視野的照片,都會對他們油然而生一種欣賞的感覺,不同于其他豪門極致奢華的高調張揚,他們宛如清流一般質樸、簡約。

前不久,郭晶晶在丈夫高票當選港區人大代表的舞會上亮相, 簡單大方的灰色羽絨服、淡雅日常的妝容,在一眾珠光寶氣的豪門太太們中間顯得格外出眾。

事實上,世界冠軍郭晶晶的豪門生活似乎不同于媒體對她的期待,處處都透露著普通人接地氣的節儉作風,出席閱兵儀式,帶3元錢的發圈,并在登上熱搜后直言:「人家就賣三塊錢的東西,你總不能強迫別人賣三百塊吧。」

外出時被偶然拍到,也是帶著保溫水杯,穿著五十五元的小白鞋和兒子一同運動。 但恰恰就是這樣市井生活氣息,讓人不僅感嘆:越節制的婚姻,越高級。

我曾看到一句話是這樣說的:「因為執著于表象的人必然內在匱乏,而內在充實的人不屑于執著于外象。」

常言道由奢入儉難,能夠在物欲橫流的驕奢淫逸當中保持清醒,是一個女人的氣質和能力。

霍啟剛和郭晶晶也算作是豪門夫妻當中的模范代表了,從霍啟剛在奧運會上對英姿颯爽的郭晶晶一見鐘情,到戀愛長跑十二年最終步入婚姻的殿堂,二人展現在公眾面前的,始終都是平凡樸實卻幸福的人間煙火。

郭晶晶曾經在一次采訪當中表達:「對我沒辦法控制的東西,我必須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但在我們生活中的大多時刻,我們被消費主義裹挾著忘卻了自己的初衷和本心。

何為消費主義,它指的是在社會上普遍流行的一種指導和調節人們消費的思想,它鼓吹我們追求體面的消費,渴求無節制的物質享受和消遣,并把這些當作生活的目的和人生價值的實現方式。

說到消費主義,我們就難以避免地要談到生活當中的消費,從心理學的角度來講,消費其實是建立于被社會大眾所接受的觀念和集體無意識行為之上的一種思想基礎。

但在我們選擇消費的過程中,消費者本身其實也成為了貨架上等待被挑選的商品了。

舉個例子,我們看似有權利選擇不同品類的產品,我們有選擇馬丁靴或者是騎士靴、馬鞍包或者是水桶包、口紅或者是粉底諸如此類的自由,但是我們卻沒有權利說我選擇小時候手編的草鞋或者是我素顏出街,因為我們被消費主義教導這是不符合時代要求的,是過時的、不尊重他人的、不合群的。

人類是社會性的動物,在當今社會沒有人可以做到自給自足,完全不消費,我們并不是要支持或反對消費,而是要將我們的欲望控制在一個適度的范圍內。

心理學上我們講「棘輪效應」,即人的消費習慣一旦養成,就具有不可逆性,向上調整容易,向下調整卻很難,我們會很容易陷入「消費——掙錢——消費」的死循環當中,陷入疲于奔命的境地當中,忽略了生活的真正意義。

根據哲學博士、社會調查學家托馬斯·J·斯坦利在二十年間對11000位高收入人群的走訪調查當中發現,這些人的一個共同點,就是節制。

婚姻中亦如是,相比于沉溺在物質享樂當中,聰明女人更愿意將精力和金錢用在投資和自我成長上,創造更多地財富和人生價值,畢竟在婚姻當中的尊重和幸福,還是需要靠自己爭取來的。

郭晶晶的自律克己分時分地,在疫情期間,她豪捐7000萬元物資,河南暴雨受災,她又以個人名義低調捐款1000萬,豪門之于她,并沒有打破她的生活節奏,她仍舊保持著獨立的自己。

婚姻內的節制不是對自由和追求的一味抹殺,而是在以快樂和幸福為前提的自我約束, 而當下的節制和收斂,是為了之后一個家庭更好的生活。

思想家叔本華曾經說過:「節制有助于增進我們的幸福。」夫妻雙方共同營造出來的幸福不在于物質的富足和奢侈的享受,而是一種知足的心態。

我們說越節制的婚姻,越是高級,根源就在于這樣的婚姻能夠在無盡的需求和有限的資源之間尋找一個平衡,保持清醒,更好地掌控婚姻生活的航向。

- The End -

作者 | 孫榮

編輯 | 梅菜扣肉

第一心理主筆團 | 一群喜歡仰望星空的年輕人

參考資料:Jean Piaget Biographie. (2020, January 29).

微信公眾號:第一心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