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生活妙招 >

間歇性厭惡伴侶:是不愛了嗎?

2022/11/17

前段時間,有一個朋友在聊天中向我抱怨,說她最近有時候會突然感覺特別厭惡她對象,以前看來無傷大雅的事情,現在都成為了讓她無法忍受的點:

比如,每次吃完飯,都不會立刻收拾桌子,而是先打幾個小時游戲,臨睡前才開始收拾碗筷;

刷牙洗臉的時候,常常把洗漱池周邊弄得都是水,甚至有時還會流到地上……

這種偶爾「發作」的厭惡感讓她覺得自己很奇怪,明明自己以前并不覺得這有什麼問題,為什麼自己現在會如此介意?

其實,這種對伴侶的間歇性厭惡在親密關系中不算少。

之前,在TikTok上一個名為#ick的趨勢話題下,就有很多人表示自己有類似的經歷。比如,一起跳舞的時候ta糟糕的舞步讓人心煩、看到ta格外茂盛的體毛我就感到惡心、連ta對我說情話我都覺得油嘴滑舌……

英國約會真人秀節目Love Island里的一位女嘉賓第一次使用了「the ick」這個詞來描述在她的約會經歷中對對方感到厭惡的情況。「The ick」,指的就是在一段潛在或當前的親密關系中,對伴侶突然產生的厭惡感。有的人也將這種情況稱為關系中的突然排斥綜合癥。

俗話總說,「情人眼里出西施」,愛一個人的時候,應該覺得對方哪兒都好才對啊。如果對伴侶產生了「厭惡」,是不是就代表自己不喜歡這個人了呢?這種間歇性的厭惡到底是怎麼回事?今天我們就來聊一聊。

當我們不喜歡一個人的時候,很容易覺得對方哪里都不順眼,但其實除了不愛了,以下這四類原因,也會使我們對伴侶產生間歇性的厭惡:

1. 很多人不會想到,對伴侶的間歇性厭惡,可能是因為你厭惡你自己。

自我厭棄的人,總是會覺得自己不夠好,認為自己不值得被愛、不配擁有一段好的感情(White, 2013)。

Ta們覺得真正的自己是不堪的、討人厭的,就算有人對自己表達了好感和贊美,也是因為對方沒有看到自己的「真面目」,只要了解真實的自己是什麼樣的,對方就會覺得被欺騙,然后棄自己而去(White, 2011)。

因此ta們會主動采取一些「操作」,率先「斬斷」這段感情繼續發展下去的可能。其中一種「操作」就是,ta們會人為地在這段親密關系中設置一些障礙,比如,主觀上把伴侶和這段關系的未來預想得很糟糕(Peel et al., 2019),或者,覺得伴侶正常的行為很惡心。這種類型的「操作」,可以被稱為自我設障(self-handicapping)。

假設有一天ta們和伴侶真的分手了,ta們也能告訴自己:是對方令自己厭惡的點(雖然這可能是ta們自己設置的「障礙」),使ta無法再和對方走下去了,而不是對方討厭自己。

糟糕的是,厭惡伴侶的想法一旦出現,可能一段時間內很難擺脫,因為ta們通過厭惡伴侶減少了對被拋棄的恐懼感,并以為自己可以控制對方給自己帶來的傷害(Jones & Berglas, 1978)。

2. 過去未解決的創傷,影響著你現在和伴侶的相處。

Dr. Jenn Mann指出,惡心是心理創傷的常見癥狀。有時候,一個人身上的氣味會喚起你某段不安的記憶,ta的某句話會讓你想起從前的創傷性事件,或者和ta發生[性.行.為]也會讓你回憶起過去痛苦的經歷……很多時候,你甚至意識不到這種喚起正在發生,只是你本能地覺得應該「快跑」。

這種類型的間歇性厭惡,其實不是關于你面前這個「讓人討厭的」人,而是關于你過去那些尚未解決的創傷經歷。

3. 你把生活中的其他負面情緒,發泄到了對伴侶的厭惡上。

加班嚴重、生活不規律導致的生物鐘混亂,最近工作壓力太大……生活中似乎沒有一件順心事,這些負面情緒在你心里積壓,有意無意之間,就被你轉移到了對伴侶的厭惡上。

4. 你們的關系存在一些沒有完全化解的矛盾。

很多時候,那些你以為翻篇的矛盾,其實在你的潛意識里,并沒有過去。

比如某一次爭吵中,ta言語間對你的中傷;也許是ta曾經有過精神出軌,而你當時選擇隱忍不發、讓它「過去」;也許是第一次帶ta去見家長時,ta對你父母表現出的不尊重……

如果那些ta讓你難堪的瞬間,在當下都被你「忍」了下來;如果那些ta針對你的惡言,在當時嘻嘻哈哈的語境下,你說服自己「ta就是開個玩笑」。

這些日積月累的傷害,不管是生理上的還是情感上的,會成為一條條埋伏在這段關系中充滿危機的紅線。最終,變成一個個你對ta瘋狂厭惡的瞬間。

如果以上幾種原因都不符合,那麼還有最后一種可能——你們其實是不合適的。

許多人在生活中都會面臨種種壓力,比如被父母親戚催婚,同齡人都有對象而自己看上去要孤獨終老,一個人在異地打拼沒有人可以依靠……這些壓力都可能會促使一個人倉促地開始一段感情,而忽略這段關系中存在的難以協調的地方。

而間歇性厭惡,就是由那些被你「屏蔽」了的彼此之間的不協調引發的。

最后,永遠不要低估我們的大腦。很多時候我們陷入熱戀中,會感覺一切都很好,而這些對伴侶的間歇性厭惡,很可能是你潛意識里的自保機制在起作用,它想提醒你,對方不是適合和你共度余生的那個人。

在《獨立報》一篇采訪中,神經學家Sally Sheldon指出,「當恐懼、批評的想法在我們的大腦中循環時,大腦會釋放壓力荷爾蒙,比如皮質醇。這是因為我們的大腦分不清現實和想象,我們不知道什麼是真的發生了、什麼只是我們的幻想。所以,我們的生存反應壓倒了我們的邏輯,讓我們保持警惕。我們告訴自己,對方會傷害我,所以我討厭ta。」

首先,我們想告訴苦惱于間歇性厭惡伴侶又正在讀文章的你:不要因為對伴侶有這種無法自控的厭惡感而感到內疚。

如上文所說,間歇性厭惡伴侶的產生大多都是有跡可循的。找出間歇性厭惡出現的原因,再思考相應的對策,要相信,問題是可以被解決的。

在這里,我們提供給大家3個定位問題的步驟和對應的建議,或許能幫助你走出間歇性厭惡的困擾:

第一步,你要仔細考慮的是,你對對方間歇性的厭惡,是不是因為你們之間確實有原則上不可調和的分歧和差異。比如你是純粹的素食主義者,而ta是「無肉不歡」的肉食愛好者;你堅決拒絕婚前[性.行.為],而ta卻迫不及待地想要和你發生性關系等等。

如果你們之間存在這樣人格或者三觀上的差異,那麼,繼續走下去很可能是對自己和對方的雙重折磨。或許,分開是更好的選擇。

第二,如果你仔細思考后,確認你們之間不是徹底的「不兼容」,而是你們的關系里有一些你沒有意識到的「心結」需要解決。那麼消除間歇性厭惡的最好方式,就是覺察和處理好關系中被掩蓋下來的矛盾。

試著這樣問問自己,「我們之前是不是有什麼還未化解的矛盾?」「那些我覺得‘過去了’的事情,如今真的心無芥蒂了嗎?」

如果真的有什麼「積怨已久」的矛盾,和伴侶的溝通顯然是必要的。但是,不難想象,如果直接向對方坦白自己的厭惡感,不僅會傷害到的ta,也會讓溝通難以在一個平和的氛圍下開展。

所以,可以試著用迂回的方式,和對方聊一聊彼此之間最近有沒有什麼不滿意的情況,旁敲側擊地提一提讓你耿耿于懷的那次經歷,坦白你當時的難堪和不適。

第三,如果你對ta的厭惡不是以上兩種情況,而是你對這段關系有一些厭倦了,那麼你可以試著 給關系放一個假,換句話說,你們可以花一些時間暫時遠離彼此。

每周抽3-5天獨處或者和朋友待在一起,這樣的話,在沒有見面的日子里,你對對方的思念可能會有助于重新建立你們的關系。在這樣過一段時間以后,你們可以再像當初熱戀期那樣出去約會一天,這時候,你可能會重新關注到,那些當初使你選擇和ta在一起的東西。

最后,經過以上的思考后,如果你對ta的厭惡并不是以上三種情況,你還是很愛這個人,那麼你可以平靜下來問自己幾個問題:

我是不是有些不自信?我厭惡ta是不是因為我怕ta先離我而去? Ta這個行為是不是把我拉回了以前的某段經歷?讓我感到惡心的,會不會其實是以前的事情? 我最近是不是工作壓力太大了,或者沒有吃好睡好,所以心情很不好?

由自身問題而產生的厭惡感,還是需要自己來解決。比如,如果你是因為最近壓力太大而把負面情緒轉移到了伴侶身上,那你需要尋找一些合理「發泄」自己負面情緒的方法,不要讓生活的壓力影響到你和伴侶的關系。

如果你是因為出于對自己的不自信和厭惡而對伴侶產生了厭惡感,則需要學著「和自我和解」、真正地去愛自己。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卻是我們獲得健康的親密關系的核心。

最后,如果你發現厭惡感是因為ta喚起了你過去的創傷,你可以尋求專業人士的幫助。不值得讓過去的糟糕經歷再影響現在的幸福。

作者說:

總之,對伴侶產生間歇性厭惡,并不一定意味著要分道揚鑣。

有時候,這種厭惡能成為改善親密關系的窗口,甚至幫助一段關系跨上新的台階。

更重要的是,它可能成為我們真正了解自己的一個契機:不管是內心深處的自我厭棄,亦或是來自過去的看不見的傷口。

利用好這些看似令人不適的厭惡時刻,我們不僅能治愈自己,也能「重新」擁有一段溫暖舒心的親密關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