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生活妙招 >

喜歡一個人,到底怎麼追?這里有7條最實用的tips

2022/11/17

我有一個朋友,最近有了心儀的對象。這老哥平常挺鎮定自若,甚至有點「直男」,可面對喜歡的人,徹底亂了陣腳,像是個春心萌動的少女。

而當我鼓勵他主動追愛時,他又糾結起來:

說來說去,他的擔心其實很常見:表現得太明顯怕嚇到對方,默不作聲又擔心只被當成朋友。

在這個春心萌動的季節,我們給大家奉上一期非常應景的實操手冊——喜歡一個人,到底怎麼追?

想要在這個春天擁有甜甜的戀愛,學習這篇文章里的小知識絕對是技多不壓身——

我發現,身邊很多人對于追求別人的理解,就是想辦法討對方歡心,或者通過撩人技巧讓對方「上鉤」。

這兩種模式當然都有可能成功,但其實也浪費了追求這個過程對于雙方關系起到的最重要的作用:了解彼此。

當我們把追人重點放在琢磨禮物和驚喜,或是撩人的方式上時,我們與對方之間存在的吸引力往往停留在表面。可能是被禮物感動,可能是被美貌吸引,可能是套路上手,心動歸心動, 但停留在表面的吸引不足以讓我們在對方心里留下很特別的位置。

前期追求過程中缺乏互相了解可能引發的另一個問題是,雙方進入關系后才發現這段關系與自己想象中的完全不同。如果不在追求階段建立足夠的了解,我們很可能是抱著對于彼此錯誤的幻想進入了這段關系,然后不出多久便會因為幻想破滅、失望而歸。

因此,最好的追求方式, 是建立在給予雙方充分了解彼此的機會,并建立真實而深刻的吸引。

喜歡一個人怎麼追,我們從心理學中總結了7條最實用的tips分享給大家——

有些追求人的技巧用「勾子」,即想方設法吸引對方,讓對方來追求自己。

這個技巧對于一部分情場高手而言,自然是熟練運用。但其實追人完全有更容易上手的方式:坦蕩出擊,也就是俗稱的「打直球」。

這并不是讓我們在和對方還不熟悉的階段就直接表白, 而是在接近對方時,不必掩飾對對方的好感和興趣。

很多人以為在對方還不喜歡我們時就表現出自己的好感,會使自己處于劣勢地位。而從心理學上來說恰非如此。

主動出擊運用了一個非常基礎的心理學原理: 互惠原則(reciprocity),即我們會喜歡喜歡我們的人。 當我們毫不掩飾對對方的好感時,也更容易讓對方產生對我們的好感。

在追求過程中,由于彼此還不甚了解,存在距離感,關系中存在一種天然的不確定性,既不知道關系會如何發展,也不確定對方的心意。 這種不確定性會讓雙方在彼此眼里更加迷人(Whitchurch et al., 2011)。

一些擅長情感套路的人會利用和擴大這種不確定性來操控對方,這也使得很多人對不確定性產生了排斥,認為一段關系應該是將不確定性排除在外的。

其實,人類天生有著對于未知的著迷。 追求過程中允許不確定性的存在,不僅不會傷害彼此,還會勾起對方探索未知的好奇心,從而賦予關系一種充滿神秘感的張力。

而保持不確定性需要做的,就是避免在關系中過于頻繁地表露心意。常見的行為比如:喜歡的人發消息總是秒回,哪怕自己有別的事要忙;過于頻繁地給對方買禮物或者獻殷勤;將自己大量的精力都放在對方身上……

如果說不確定性是雙方中間隔著的一層薄紗,那麼頻繁表露心意的行為則像是有人單方面地試圖將薄紗捅破。這不僅破壞了不確定性帶給關系的張力,還可能因為這些行為把對方勸退。

有些朋友可能疑惑了:剛才還說要主動出擊呢?這些這麼主動的行為怎麼不行呢?

STOP!

不妨再用一個比喻來感受一下二者的差異:想象追求人的過程是一場舞會。主動出擊向對方伸出手,邀請對方跳舞。這時候除了向對方伸出的手,關于我們的一切都還是未知和神秘的。

而頻繁表露心意的行為則更有點像在想要邀請的舞伴面前當場表演了一個托馬斯回旋后獻上一朵玫瑰——

你們就說還能剩下幾分神秘感吧

我們在互相了解的過程中,往往伴隨著彼此的自我暴露(self- disclosure)——即人們自發地、有意識地向他人展現真實的自己。

問題在于,恰當的自我暴露可以拉近彼此距離,而不恰當的自我暴露反而有可能直接在相互了解的階段就把對方勸退。

Sprecher(2013)曾做過一個「12分鐘約會」的實驗,并讓被試分成兩組,采取了兩種不同的自我暴露方式。第一組中,完全由一個人來講述與自己有關的事,另一個人聽;第二組則讓被試雙方都有互相分享的機會,并且強調由淺及深地進行互動。

結果發現,在短短12分鐘的聊天后,第二組的被試之間關系增進明顯更快,也更多地通過對話拉近了彼此的距離。

從這個實驗中,我們能學到很重要的兩個關于適度自我暴露的實操原則:互動和漸進。

互動指的是,有效的自我暴露應當是有來有往的,既愿意表達自己,也積極傾聽對方。比如在談及對方感興趣但自己不熟悉的領域時,可以禮貌詢問對方:「這部分我不是很了解誒,但我很愿意聽你說。可以多告訴我一些嗎?」

漸進原則,則是讓自我暴露依次從事實、想法、感受三個層面逐漸深入(Barak & Gluck-Ofri, 2007)。比如,每一次談話可以先從一些個人的愛好、習慣、生活開始,隨著談話的進行,再逐漸展開關于個人想法的探討,最后才進入到感受層面。

曾有心理學家發現,即便是不熟悉的人之間,短暫且恰當的肢體接觸,也能增加人們對對方的好感、信任感,和吸引力(Burgoon et al., 1992)。

當然了,之所以強調恰當的肢體接觸,是因為肢體接觸很容易起到反效果。每個人對于肢體接觸可以多親昵都有不同的尺度,越過這個尺度的肢體接觸可能讓對方產生反感。

那麼問題來了,什麼叫做「恰當」的肢體接觸呢?

關鍵在于, 這些肢體接觸最好是在符合當下的相處情境的。比如:

并排坐下時碰在一起的肩膀或者大腿;

找對方聊天時,通過拍拍對方的手或肩膀來引起對方的注意;

過馬路時,輕輕牽著ta的手或者搭著ta的肩膀;

……

這些不經意間的肢體接觸可能不太起眼,但在關系還不明確時,或許會成為彼此拉近距離的催化劑哦。

在追求的過程中,我們有時候過于關注對方,想讓自己被對方需要。但其實讓對方感到被需要也是能增進好感的方式。

富蘭克林效應告訴我們:相比你主動幫助對方,當對方在幫助你的時候,會更喜歡你(Jecker & Landry, 1969)。 在我們主動付出的同時,不妨適時地向ta請求幫助,讓對方感覺被需要,或許更能贏得ta的好感。

此外,偶爾的示弱也能起到類似效果。尤其是如果你在外人面前是一個相對要強的人時,那麼面對你喜歡的這個ta,不妨放下一點自己的強勢,主動尋求幫助或者是依賴對方,或許都能拉近你們之間的心理距離,建立更深層次的關系。

熟練運用以上五個知識點的朋友想要和自己的心儀對象拉近距離應該并不困難,不過有時候雙方可能還是會停留在曖昧的階段。

曖昧是一種模糊的狀態,可能讓我們感覺美妙,但也可能讓我們感覺迷茫——不確定這段關系還能不能向前一步。

關于如何避免我們在曖昧階段停滯不前,我們也準備了一些實操建議可供參考——

社會學家Jess Carbino提出, 將對方介紹給自己的朋友,往往能夠幫助我們從曖昧階段更進一步(Steber, 2021)。

早先的心理學研究也發現,關系中兩人的社交圈重合度越高,這兩個人對于關系的認真程度也越高(Milagrdo, 1982)。共同朋友的存在可以使親密關系變得更牢固,并在朋友的見證下,獲得更強烈的「我們」的身份。

當然啦,如果你考慮的是更進一步的關系,那麼除了將自己的朋友介紹給對方,參與到對方的社交圈中同樣重要。在這個階段, 對方是否愿意讓你進入ta的社交圈,也是一段關系是否值得長期維持的重要參考。

互相了解是一個動態的過程,需要在感情發展的過程中持續保持。持續性的參與感可以讓彼此更親密、習慣生活中有你的存在。

有些朋友們在曖昧期,每天和對方保持著高頻率的線上聊天,看似離打開甜甜的戀愛只有一步之遙,真正要推進關系卻仿佛總差了一點。

這是因為, 如果雙方的互動以線上為主,產生的親密感更像是一種錯覺,而非是真正參與到了對方的生活中(Steber, 2021)。

因此,要想持續創造參與感,線下見面是不可或缺的,有條件的話,不妨多將想說的話留到線下見面時說,看著對方的眼睛比看著手機屏幕有效多了。

如果條件受限,持續創造參與感也并非不可能,它需要我們在日常生活中的許多小事中一點點積累起來:互相分享日常的點滴和遇到的成就與挫折,一起制定學習或者成長計劃,培養相似的生活節奏,習慣性地用「我們」而非「我和你」……

最后,在追求的過程中,我們需要保持對于這段關系的判斷——對方是否對這段關系有與我一致的期待。如果對方只是想要維持一種不確定的曖昧關系,或是對于感情的要求與我們相差很多,那麼或許即便雙方存在強烈的浪漫激情,也要多加謹慎。

畢竟,追求的成功與否不該拘泥于簡單的「有沒有和對方在一起」,而是一個通過探索和相互了解來尋找對的人的過程。

不因為幻想而進入一段錯誤的關系,也不因為躊躇膽怯而錯過一個對的人,才是「追求」最重要的意義。

今日互動:和大家分享一下你們是怎麼追人以及被追的吧~

References:

Barak, & Gluck-Ofri, O. (2007). Degree and reciprocity of self-disclosure in online forums. Cyberpsychology & Behavior, 10(3), 407–417.

Burgoon, J. K., Walther, J. B., & Baesler, E. J. (1992). Interpretations, evaluations, and consequences of interpersonal touch. Human Communication Research, 19, 237-263.

Jecker, J., & Landy, D. (1969). Liking a person as a function of doing him a favour. Human Relations, 22(4), 371–378.

Milardo, R. M. (1982). Friendship networks in developing relationships: Converging and diverging social environments. Social Psychology Quarterly, 162-172.

Sprecher, S., Treger, S., Wondra, J. D., Hilaire, N., & Wallpe, K. (2013). Taking turns: Reciprocal self-disclosure promotes liking in initial interactions.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 49(5), 860-866.

Steber, C.(2021). 3 Ways To Turn A Situationship Into A Legit Relationship. Bustle.

Whitchurch, E. R., Wilson, T. D., & Gilbert, D. T. (2010). 「He Loves Me, He Loves Me Not...」 Uncertainty Can Increase Romantic Attraction. Psychological Science.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