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18年6旬老太起訴失婚,丈夫臥室門口貼防賊公告,防的竟是妻子

18年6旬老太起訴失婚,丈夫臥室門口貼防賊公告,防的竟是妻子
2023/01/13
2023/01/13

1975年7月,在湖南的水面上,輪船繼續往前航行,還有一天路程就能到家啦,可是連綿陰雨,讓路程很是難行。

吳玉芬來到甲板上希望能夠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就在這時她突然感覺自己肚子不舒服。

一陣陣痛傳了過來,她右手搭在旁邊的圍欄上,身子微曲,左手捂住肚子,面色蒼白。

「是不是要生了」旁邊的阿媽一看她這表現猜測道,吳玉芬也想起來生大女兒時候的感受,和這很相似。

風的呼嘯聲吹來,她皺著眉頭,又哀嚎一聲,還沒到預產期。

她想起丈夫張源國在自己上船回家時候讓她注意預產期的叮囑,她也沒放在心上,現在這樣如何是好呢。

果然這次生產并不順利,在艱難地誕下一個男孩后, 又因為照顧不到位,讓孩子受了寒風發炎發燒,待兩人下船趕往醫院的時候,孩子已經被燒成了腦癱

張源國聽到消息,也迅速趕來醫院,看到剛出生沒幾天的兒子遭遇如此大難,他怒不可遏,站在妻子身邊指責她。

此時的他無比后悔當初和吳玉芬結婚,可讓他沒想到的是兩人在往后一直相伴49年,在此過程中兒女皆離世。

原以為這一輩子就這樣了,沒想到兩人在60多歲的時候卻產生了失婚的念頭,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父母撮合,相親結婚

兩人的結合要從年輕時候說起,1969年,張源國接到母親托人寫來的一封信,讓他趕緊回家。

家中生活拮據,自己在讀書時期便勤工儉學,現在出來工作也會省下大部分寄回自己回家里去,為了節省回家路費,他只有逢年過節才會回家。

母親這一著急地催促,讓他有些擔心,急忙向工作單位請假趕回去。

殊不知張源國著急地趕回家,而張母卻喜氣洋洋地在家中準備兒子相親的事宜。

她將家里的衛生又重新打掃了一遍,購置了很多新東西,希望和女方第一次見面能夠愉快。

好不容易回到家中的張源國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精神面貌良好的母親,安下心來。

信里具體緣由也沒說,他還以為母親身體抱恙或者家里出了什麼意外。

穩定一下情緒,他問母親究竟是有什麼事情?母親這才將自己想撮合他和吳玉芬的事情告訴兒子。

張源國有些生氣,感覺自己被母親騙了,但是母親態度一直很強硬,而且兒子已經回到家了,怎麼會讓他輕易離去。

「妳也老大不小了,該考慮成家的事情了」在母親的勸說下,他終于同意見見吳玉芬再回去。

這時1950年出生的吳玉芬才19歲,梳著齊頭短發,臉部圓潤,看上去很有福相,張母看到第一眼就很喜歡。

而當吳玉芬見到長相周正,瘦瘦高高的張源國的時候,臉忍不住紅了, 可是張源國心情并不舒適,或許是父母介紹下認識,本身內心就帶著排斥

而且他還注意到吳玉芬第一次來家里的時候就用打量的眼神環視四周,在張源國眼中這就是位格外注重物質經濟的女孩子。

此外還讓他不舒服的一點就是因為 張母和吳玉芬都對這次見面很滿意,所以約定了下次再見面的時間。

在這次見面的過程中, 吳玉芬沒有經過張家人的許可,私自翻動了擺放在客廳的箱子,在張源國看來真的是非常沒有分寸的,而且很有城府

當天晚上,張母問張源國對吳玉芬是否有感覺的時候,張源國便言之鑿鑿說出了自己的不滿。

家里生活本不富裕,張源國還有三個姐姐和三個哥哥,他希望能找到一個勤儉持家、孝順公婆、知分寸的伴侶。

然而 張母并沒有把他的話放在心上,認為吳玉芬是一個很適合的結婚人選,聽到母親的這一席話,張源國無奈。

年輕氣盛,為了和母親抬杠,他居然就這麼氣呼呼地答應了和吳玉芬結婚。

而另一邊的吳玉芬喜氣洋洋,對婚后的生活充滿了期待,結婚之后她和張源國一起住在父母所在的老家,而張源國選擇在附近打工,早出晚歸。

丈夫不在家,整天待在家里的吳玉芬也有些無聊,她每天的時間除了干家務,便只有和張母聊天。

在家里安心地待了一個月之后,她也對村子里逐漸熟悉起來,于是愛上了外出串門,時不時的在村子里找同齡的婦女聊天。

有一天張母有事外出,勞累了一天的張源國乘著夜色回到家中,卻發現家里還沒有做好飯,也不見妻子的蹤影,不一會兒在外面玩耍的吳玉芬才終于回來了。

這也再次引爆了張源國的雷點,兩人大吵了一架,此后兩人也時常在吵架中度過,生活習慣和性格的不同讓兩人原本薄弱的感情消逝。

兒女意外,互生埋怨

吳玉芬沒有外出工作,好在張源國工作努力勤懇,家中經濟條件還過得去。

1970年的時候,吳玉芬懷孕了,兩夫妻很快就能迎來自己的第一個孩子。

懷孕的出現給這個家庭添加了一些溫馨,兩人的關系也有所緩和,偶爾也能坐下來一起聊聊對未來的規劃。

吳玉芬對現在的現狀很滿意,她期待兩人生一個兒子一個女兒,兒女雙全湊個好字。

然后生活總有那麼一些難以預料的意外, 懷胎十月之后,女兒來到人世,然而在檢查的過程中發現女兒患有先天性癲癇

吳玉芬難以接受女兒的病情,而 張源國也將過錯歸結到妻子身上,好不容易和諧一段時間的家庭再次吵鬧聲不止。

此后張源國將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賺錢養家,希望能盡自己所能改善女兒的生活環境,也為治療費用作準備。

在吳玉芬的眼中,丈夫再次不歸家,對自己和女兒的生活不聞不問,也心存埋怨。

好在吳玉芬再度懷孕,然而這次兩人的關系并沒有因為兒子的到來而緩和,而是甚至差點讓這個家庭分崩離析。

妻子孕期回娘家后終于歸來, 張源國興致勃勃地站在碼頭等待妻兒歸來,可得到了兒子是腦癱這個消息,他險些暈厥

女兒以后的生活難以預料,但一定是諸多不順,現在兒子又是腦癱,他不知道兒女在自己去世以后如何獨自生活,另一方面他也很疑惑不解。

當他詢問起兒子的病情的時候,他才得知這場人禍導致的病情歸因于妻子的粗心和任性,但凡早點回家,也不會在船上生孩子。

原來生活不順的吳玉芬決定回娘家養胎,但是去往娘家需要走水路,搭乘輪船,耗時耗力,她不顧丈夫的勸阻就徑直離開了。

她這次離開并沒有攜帶足夠的糧票和保暖衣物,在當時這個時代,沒有充足糧票的她時常挨餓,天氣變冷時候又挨了凍。

想到這里,吳玉芬對丈夫也起了埋怨,為何如此吝嗇。

在即將生產之際她受不住了準備回來,可是她也忘記了丈夫對時間的叮囑,也恰好是在輪船上的時候,她迎來了生產。

船上物品缺乏,也沒有合適的醫生和幫助生產的人員,海風吹來讓這個免疫力不足的嬰兒發燒發熱。

可是生在船上的他們又如何能夠進行治療,剛生產完身體虛弱的吳玉芬眼睜睜地看著兒子成為了腦癱。

兩個孩子的接連殘障給這個家庭帶來了嚴重的經濟負擔,張源國也非常埋怨妻子對于兒女的疏忽。

「這是我們之間第一次發生大矛盾,如果不是因為她個人的疏忽,我們兒子的病本來可以避免的,也不至于鬧成現在這個樣子,關于這件事情我很難原諒她。」

時間一天天過去,兩人關系雖然不融洽,但是為了兩個孩子也在互相扶持中度過。

吳玉芬也申請調崗到工作量比較少但是收入少的后勤部門,這樣能有更多時間照顧孩子。

90年代,張源國在下崗潮中下崗,為了維持家中生計,他努力在外面找能養家糊口的臨時工作,只要能賺錢他就干,很是辛苦。

1996年這個時候他接到了醫院的電話告訴他趕緊來醫院,女兒經歷交通事故,已經沒多少氣了。

原來因為妻子不在家, 獨自一人在家的女兒想外出尋找母親,結果癲癇發作,不幸交通事故去世,張源國傻眼了,內心悲憤交加,也因此怨上了妻子。

料理完女兒后事后,他情緒穩定了下來,在吳玉芬看來女兒的離開并沒有在他心中留下什麼波瀾,丈夫的淡漠也讓她很失望。

○結婚四十九載,夫妻結仇

2018年,吳玉芬和丈夫結婚已經49年了,這些年兩人總有爭端,經歷了不少風雨。

很多人以為他們兩個人還會繼續走下去,畢竟還有一年就是金婚,而且在他們女兒離世之后的 2010年,他們唯一的兒子也去世了,只剩下兩人相依為命

但是在這些年的相處中,兩人經年累月積累下來的矛盾開始爆發。

吳玉芬無法忍受丈夫暴躁的壞脾氣,2015年8月20日一次爭吵不休之下,吳玉芬半是被逼迫地寫下了一份分居約定。

在這份約定中,吳玉芬獨自在家中一間被閑置了的雜貨間中生活。

此處環境甚為惡劣,三面是墻,空氣閉塞,基本水電都沒有保障,連廁所也沒有。

不僅生活條件差,安全也是一大隱患,原來雜貨間的門無法關閉,吳玉芬生活很是艱難。

此時她忍不住抱怨起了丈夫的無情,在她眼中自己照顧兒女付出了很多,但是丈夫卻不管不顧。

無論是女兒的離去還是後來兒子的離去,都沒有影響到丈夫的情緒,難道女兒對他來說是個負擔嗎?兒女離去后他就覺得自己輕松啦?

越想越不舒服的她再次來到了家中找到了很久不曾見面的丈夫,表示了自己要失婚的意愿,但是張源國并不同意。

吳玉芬和他爭吵了起來,指出當時自己和他簽訂分居約定的時候,他借口這些東西是依靠著他當初下崗時候公司的賠償款購置下來的,應該屬于自己的東西,都不準妻子再使用。

甚至在這個房子里分居不到兩年,更是將她趕到了雜貨間,良心何在。

2018年,吳玉芬已經68歲了,算得上一大把年紀,協商失婚無果的她來到法院決定起訴失婚,她稱自己老是被丈夫毆打,而最終法院也許可了。

但是讓她頭疼的還在后面,原本起訴失婚是因為張源國將自己趕到雜貨間生活的不公正待遇,希望借法院維護自己的正當利益。

畢竟雖然當初房子是丈夫下崗工資購買的,但是難道自己的積蓄不是用在了這些年家庭的花銷中嗎?

但是判決失婚后,丈夫并沒有按照規定分給她雜貨間外另加20萬元的任何金錢,實在是太不可理喻了。

而張源國也對此判決不滿, 他不明白自己為何要給她20萬元,一氣之下他直接將老妻趕出來雜貨間,表示不要再出現在自己面前,否則每次都會給她教訓

沒有落腳點的吳玉芬只得將退休金用來租房,這筆開支對她來說是個沉重的負擔,她忍不住鼓起勇氣再次回家。

這次兩人一人在外一人在房間里互相譴責了起來,從結婚49載失婚追溯到兒女往事,想到現在自己的境況,吳玉芬忍不住心酸落淚。

最終吳玉芬尋求了媒體和居委會的幫助,一群人來到這個兩室一廳一衛的家中進行調解,而這也爆出了來自張源國的很多埋怨。

原來矛盾是累積下來的,在這些年的相處中, 吳玉芬心中有很多算盤,不僅偷偷拿過自己的錢更是被他抓到過偷拿房產證,實在是家賊難防

老妻的舉止讓他心生戒備,他自顧自地在臥室門處貼上了四個大字「以防為主」,這張防賊公告是專門給吳玉芬看的。

而在分居后,老妻更是不顧多年情誼和張源國的疾病停掉了他的醫保卡,這一行為在張源國看來無疑是把他往死里逼。

聽到這樣的話語,調解員有些愕然,清官難斷家務事,更何況他們兩人已經相處了49年,皆年近古稀,此時也說不清誰對誰錯。

一群人勸慰著兩人,想想逝去的兩個孩子,想想夫妻間這些年的情分。

在一群人的努力下,張源國終于松口不再干涉吳玉芬住在雜貨間,只是絕口不提吳玉芬應得的20萬元。

命運有時候太折磨人,終究無法共白頭,一場鬧劇暫時落幕,其中經過讓人唏噓。

家和萬事興,夫妻之間需要溝通,面對生活中柴米油鹽等基本生活問題時,夫妻之間的壓力會增大,進而引發一系列摩擦。

只有相互了解、相互理解、相互幫助,才能減少紛爭和誤會。

兩個人在一起的過程中,難免會有爭吵,但有的夫妻越吵,感情就越好,有的夫妻越吵,感情就越淡。

多一些支持、少一點拖累,多一些理解、少一份埋怨,多一些寬容、少一些苛求,珍惜來之不易的情分。

-完-

編輯 | 張啊張、書書

文 | 熊嫦琳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