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19年5歲男童病重沒錢治,父親聯系殯儀館,他緊抓床沿:再救救我

19年5歲男童病重沒錢治,父親聯系殯儀館,他緊抓床沿:再救救我
2023/01/19
2023/01/19

2019年8月10日,在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附近的一個破爛出租屋門外,一個中年婦女正靠在墻邊啜泣。

身邊的男子安慰她:「醫生都說治不好了,我們再怎麼哭也沒有辦法啊!」

婦女站起來指著男子的鼻子:「那可是我們的孩子啊!從我肚子里出來的骨肉!」

男子抱住已經臨近崩潰的妻子:「這都是命,我已經叫了殯儀館的車子來,我們就去看孩子最后一面。」

夫妻倆擦干了眼淚,朝出租屋內走去。

出租屋的床上躺著一個男童,像是察覺到了父母眼神里表露出來的不舍,男童抓著床沿,怎麼都不放手。

男童哭著朝父母說道:「爸爸媽媽,再救救我!我不想死,我好害怕啊!」

這個可憐的孩子究竟是患上了什麼疾病?而男童的父母,是否還會選擇救自己的孩子?

「意外降臨的孩子」

2014年1月30日,正值除夕佳節,家家戶戶都還沉浸在團圓的喜悅之中。

然而家住在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八岔赫哲族鄉的王曉江夫妻卻并沒有那麼快樂。

妻子王秀前段時間總感覺身體疲乏,并且一直不見好。

趁著醫院放假前,王秀去醫院做了個檢查,可檢查結果卻讓王家人驚訝壞了!

醫生說,王秀居然已經懷孕三個多月了!

王秀和王曉江是新婚夫妻,結婚還沒有滿半年。

照理來說,夫妻結婚后發現懷孕應該是大喜事,可王家人并不這麼認為。

結婚的時候,王秀已經32歲了,而王曉江更是已經36歲。

兩人之前都談過好幾段戀愛,在戀情里遭受了不少挫折。

王曉江是個地地道道的農民,幾代人一直以務農為生。

王曉江這個人也沒什麼遠大抱負,他就想守好家里的幾分田地。

因為王曉江「不思進取」,之前和他談戀愛的女友都嫌棄他。

原本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女友卻選擇外出打工,再也沒有和他有過聯系。

王秀的感情經歷更是挫折,她談過的幾個男友都是花心大蘿卜。

因為被感情傷透了心,王秀還一度排斥戀愛。

就是這樣兩個傷痕累累的人,在村里人的介紹下,走到了一起。

原本兩人都對這次相親不看好,可沒想到愛情姍姍來遲,兩人居然看對了眼。

在交往半年后,他們就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雖然王秀和王曉江都是農村人,但他們的思想并不像一般農村人那麼古板。

家里人也理解小兩口,不催促他們傳宗接代。

兩人結婚時年紀都已經很大了,高齡生子不好,所以夫妻倆未來的人生規劃,一直都沒有考慮生孩子。

可計劃總是會被意外打斷。

在2014年春節,王秀竟然懷孕了。

因為沒有對子嗣有過規劃,最初知道懷孕消息后,夫妻倆都手忙腳亂。

他們第一反應就是打掉這個孩子,但家里的父母卻勸他們三思。

後來過了一段時間,夫妻倆似乎也感受到了羈絆。

面對肚子里意外降臨的小天使,他們從最開始的恐慌變成了期待。

王曉江夫妻倆都決定,把肚子里的這個孩子留下了。

懷孕時,王秀已經33歲了,因為年齡偏大,她的妊娠反應格外明顯。

都說孕婦喜歡吃酸吃辣,可王秀卻什麼都吃不下去。

什麼食物放在王秀面前,她都覺得心里犯惡心,還會想吐。

然而不吃東西肯定是不行的,不管是為了寶寶還是為了她的健康,王秀都只能忍著惡心進食。

在懷孕那段時間,王秀最喜歡吃的居然是清湯寡水的白粥。

好不容易熬過了孕吐的那段時間,在孕晚期,王秀又開始出現了水腫。

她的腳踝腫成了平時的兩倍大,而且伴隨著視力模糊。

王秀連下床都成了問題,稍稍一動就想嘔吐。

看見妻子過得這麼艱難,王曉江一度想讓妻子放棄肚子里的這個孩子。

但王秀卻說,自己都已經堅持了這麼久了,再堅持一下,孩子就能夠出生了。

2014年8月10日,飽受懷孕之苦的王秀終于在佳木斯市中心醫院生下了一個男孩。

夫妻倆將好不容易得來的孩子取名為王研。

雖然以前并沒有思考過有孩子的未來,但自從懷孕后,兩夫妻一直在幻想未來一家三口的美好生活。

看著眼前肉乎乎的小家伙,王秀和王曉江覺得未來的人生充滿了干勁。

「夫妻恩愛,孩子懂事」

因為看見了王秀懷孕時的艱難痛苦,全家人都對這個來之不易的孩子更加寵愛。

雖然王曉江夫妻倆生活在農村,但他們還是在自己能力范圍內,給孩子使用最好的東西。

王研年紀小,害怕他在家里活動時受傷。

王曉江夫妻倆便把家里全部鋪上了軟墊,還把有棱角的傢俱都包了邊。

等王研長大一些,王秀充分發揮了「買買買」的性格。

她給王研買了一大堆充滿童趣的衣服,還給孩子準備了一個紙箱的玩具。

而王曉江則成了「家庭煮夫」,每天從地里干活回來,王曉江還會下廚,給母子倆準備好晚餐。

王研小的時候就展露出了很強的繪畫天賦。

他還不會識字,卻已經學會用筆描繪身邊的內容。

雖然王研的畫作充滿了小孩子的天馬行空,但夫妻倆卻喜歡得緊。

他們將王研的畫全部保存在了相冊里,還把孩子一些畫作用相框裝裱,掛在了客廳了。

王秀還和丈夫商量,等王研再大一些,他們就送孩子去繪畫興趣班。

除了繪畫,王研最喜歡的就是捏橡皮泥了。

他的手很靈巧,隨手捏出來的小動物也能鮮活有神韻。

2018年8月10日,王研四歲生日時,王曉江夫妻倆還給王研辦了個生日宴會。

家里的親朋好友都在王曉江家里給王研慶生。

王研很懂事,雖然年紀小,但已經能夠用甜甜的嗓音叫人。

家里的親朋好友都特別喜歡聰明伶俐的王研。

而夫妻恩愛,孩子懂事的王曉江一家,也成了別人口中的模范家庭。

王曉江夫妻倆都覺得一家三口會這麼幸福過下去,可一場高燒,打破了王家的平靜。

「患上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

王研過了四歲生日沒兩個月,他突然發起了高燒。

當時正值夏秋換季的時候,王曉江夫妻倆以為是孩子患上了流感。

他們帶王研來到了鄉鎮上的小診所,醫生給王研開了退燒藥。

王研吃了藥之后,他高燒的情況有所好轉,體溫也慢慢恢復了正常。

然而令兩夫妻沒想到的是,在退燒的當晚,王研竟然又再次發起了高燒。

王秀連忙將之前的藥喂給孩子吃,可這次退燒藥也不起作用了。

王曉江夫妻倆急壞了,他們連夜驅車帶著孩子去市區里的醫院做檢查。

可醫院也束手無策,王研好不容易退了燒,可過不了多久,他的體溫又會再次上升。

市里的醫院建議王曉江夫妻倆去哈爾濱的大醫院做檢查,于是王曉江夫妻帶著孩子坐火車趕往了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

在哈爾濱,醫生很快就察覺到了王研的不對勁。

圖片與本人無關

醫生給王研做了全套的檢查,檢查結果也很快就出來了。

醫生告訴王曉江夫妻倆,王研患了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他如今的情況十分危急。

王曉江夫妻倆嚇壞了,他們連忙給王研辦理了住院手續。

醫院給王研安排了化療治療,可王研的身體情況卻并不樂觀。

在進行第一階段化療時,王研居然患上了腸炎!

醫生們又對癥進行了別的治療,一個療程結束,王研原本圓潤的臉蛋已經凹陷了下來。

而且光是第一個療程,就已經花了8萬元。

王曉江夫妻倆家在農村,兩夫妻都靠務農為生,家里的收入并不多。

加上孩子出生后,夫妻倆將掙來的錢都用來給王研買東西了,這就導致這些年根本沒攢下什麼積蓄。

湊不齊第一階段的醫療費,王曉江夫妻倆還是放下了面子,四處去親戚朋友那里借錢才借到了30萬元。

雖然錢看起來不少,但對于王研未來的化療費只能算是杯水車薪。

自從來到哈爾濱后,王曉江有時間就會去打零工。

后廚洗碗、工地搬磚,什麼雜活累活他都干過,然而掙到的錢依舊不多。

王曉江和王秀都面臨著巨大的憂慮,每天看見孩子,他們都只能強顏歡笑。

而王研的狀況也不好。

他才5歲,面對病痛的折磨,王研常常會哭花了臉。

更令王研難過的是,自從住院后,他一日三餐都只是白粥。

他再也沒有辦法吃到父母做的美食了。

每次吃著索然無味的白粥,王研都會抓著母親的衣服小聲哭,他求著母親能夠喂他一些飯菜。

為了能讓孩子在醫院的日子不那麼難過,王秀將孩子以前的玩具都帶到了病房里。

當王研身體不那麼痛的時候,王研就喜歡趴在病床上畫畫。

有時候王研還喜歡捏橡皮泥。

因為自己沒辦法吃到美味的飯菜,王研便用橡皮泥捏那些肉丸子或者荷包蛋。

看著逼真的橡皮泥,王研感覺自己仿佛也吃到了可口的飯菜。

「在昏迷中死亡」

王研的化療一共進行了7個療程,王曉江夫妻倆根本湊不出那麼多錢。

幸好的是,有媒體報道了王研的事情,熱心網友紛紛為他們家捐款。

王曉江夫妻倆一共收到了18.8萬元的捐款。

然而治療并沒有換來奇跡,在2019年8月初的時候,醫生宣布救治無效。

雖然經過了這麼多個療程,但王研體內的癌細胞仍然在擴散。

醫生告訴王曉江夫妻倆,治療沒有效果了,孩子不管怎樣都會面臨死亡。

但如果放棄了治療,孩子只會走得更快。

得知這個消息的王曉江夫妻倆心碎不已,他們相擁在醫院走廊上哭泣。

接受了這個事實的兩夫妻決心認命,他們收拾了東西,準備帶著孩子回家安排后事。

然而當行李收拾完后,王曉江準備抱起床上的王研時,王研似乎察覺了什麼。

王研拉著床邊的欄桿不肯松手,他哭著求父母再救救自己。

王曉江夫妻看見兒子這樣心痛極了,他們崩潰了,決心再救孩子一次。

王曉江夫妻倆連夜帶著孩子趕到了河北醫科大學第二醫院。

因為路途奔波,王研的情況變得更糟糕了。

在河北的時候,王研的肝脾腫大,每天疼得睡不著覺。

王曉江夫妻倆只得撫摸著孩子的肚子,為他唱搖籃曲。

轉了醫院,可王曉江夫妻倆也徹底沒有積蓄了。

他們賣掉了農村的房子,還背上了30萬的外債。

這時候又有媒體找上了他們,報道了王研抱著欄桿,哭著說不想死的事情。

王研的求生精神感動了網友,在捐款渠道開通后,不到一下午的時間居然籌齊了100萬元。

王曉江夫妻倆看到了希望,但預想中的奇跡并沒有發生。

在河北醫科大學第二醫院住院不到一周,王研就陷入了昏迷狀態。

哪怕父母如何在他耳邊呼喊,王研都沒有再睜開眼。

醫生全力搶救,王研還是又活了20多天。

在他生命的最后一段時間里,王研的四肢已經瘦成了皮包骨頭,可他的肚子卻像是水腫一樣越來越大。

醫生追趕不上死神的腳步,2019年9月,王研在昏迷中咽下了最后一口氣。

王研去世后,王曉江夫妻倆把孩子帶回了老家。

他們在老家后山給王研建造了一個小小的墳墓,墓碑上寫著愛子王研。

每當有空的時候,王曉江夫妻倆就會來到后山,對著兒子講述最近的生活。

2022年清明節前,王秀和王曉江夫妻倆還在墳前放下了孩子最喜歡的畫筆和橡皮泥。

一年又一年,王秀還在堅持給兒子買衣服,每一年她都會買大一些的衣服在墳前燒給王研。

王曉江夫妻倆家里的墻上,如今還掛著王研的畫作。

每當思念孩子的時候,兩夫妻就會取下畫框,用手撫摸著畫框表面。

王曉江和妻子不再打算生孩子了,他們希望王研下輩子能夠健健康康長大。

他們也希望不再有孩子被疾病所困擾。

-完-

文 | 火鍋

編輯|書書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