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交心理模式和群體身份會如何影響幼兒的分享行為?

社交心理模式和群體身份會如何影響幼兒的分享行為?
2023/01/13
2023/01/13

分享行為是個體把自己的資源與他人共同使用、雙方收益的行為,分享是人類區別不同種群的決定性社會行為之一,分享意味著需要為了公平和他人的需要犧牲個人利益。

社會交往中人們可以通過兩種方式來滿足日常的社交需求,人們采用特定的關系模式進行人際交往,兩種模式都是為社會協調服務的。

市場模式下的社會交往,個體會更注重成本和收益,在做出決定之前人們會更多的關注回報和互惠。公共模式下個體會為了維持聲譽而更多的關心他人。

幼兒大約從3-4歲開始理解社會角色,這意味著幼兒對社會角色的適當行為形成了期望。并且,幼兒對他人行為的理解也表明他們參與了成本效益評估——蹣跚學步的孩子會將演員付出的努力解釋為實現預期目標的動機。

此外,年僅3歲的兒童可以理解比例并相應地分配資源。金錢是市場模式的象征,3-4歲的兒童能夠認識貨幣(硬幣和紙幣),盡管他們可能沒有意識到硬幣和紙幣是不同的,兒童會把貨幣當作玩具而不是交換媒介。

4-5歲時,他們理解錢的一般概念,後來兒童開始認識到有些硬幣或紙幣價值不同。

根據這些結果,我們是否能預期3-6歲幼兒能夠對金錢線索作出反應?這說明幼兒是否具備在市場模式下發現和執行預期行為的能力?那麼又是如何影響幼兒分享行為的呢?對于不同年齡的幼兒分享行為的影響是否有差異?這些還有待進一步探討。

兒童從生命的第二年開始就從事諸如幫助,安慰和分享之類的親社會行為。最近探究了此類行為背后動機的研究表明,兒童的親社會行為有多種非私心的原因,從對他人困境的關注到對遵循和執行社會道德規范的約束。

重要的是,在發育的后期,兒童也可能出于更加自我導向的原因而采取對他人有益的行為,例如獲得或維持良好的聲譽。那麼這些能力可能是兒童出現公共模式的社會認知基礎嗎?仍然有待進一步探究。

群體身份被視為影響社會關系的一個重要因素,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體現社會距離,從而反映出具有類似群體身份的人在社會距離上的接近性。

這意味著內群體成員之間的社會距離往往小于外群體成員之間的社會距離,但這種關系會影響人們的決策和社會公平的維護。

大約3歲之后,隨著兒童社交圈的擴大,兒童會適應在不同的社會背景下對不同的目標進行分享。幼兒在社會交往中與不同親密程度的對象進行互動交往。

那麼在基于社交心理模式條件下幼兒面對不同群體身份陌生人進行的分享決策有何不同?還有待進一步探討。

基于此,下面主要關注社交心理模式和群體身份對3-6歲幼兒分享行為的影響。這項研究不僅能夠豐富幼兒分享行為發展的現有研究,而且能夠為幼兒親社會行為的培養提供一定的借鑒。

在研究內容上,以往的研究大部分從分享行為的發展現狀等方面進行探討,還有將年齡和性別作為獨立的要因研究二者對分享行為的影響,也有研究探討了可能對分享行為產生影響的多方面因素。

因此,應該進一步擴大幼兒分享的研究內容并進行細分。在被試選擇和年齡劃分中,根據前人研究,3-4歲的兒童能夠認識貨幣,4-6歲的兒童已經能夠了解一些基本的錢的概念,大部分5-6歲幼兒知道如何購物。

幼兒在2-3歲左右分享行為開始出現,4-5歲時出現明顯增加,5歲為幼兒分享行為的關鍵期,因此研究在選擇3-6歲幼兒進行考察。

以往的研究大多采用觀察法和問卷法的方式對幼兒的分享行為進行評估,或對教師和家長進行訪談,以獲得幼兒分享行為和意識的發展,對于反映幼兒分享行為特征的準確性和真實性有待提高。

據以往的研究,結合研究的目的,通過獨裁者游戲范式中的自由分配范式,讓幼兒自主進行分享決策,記錄下被試自主分享結果,期望能夠彌補單一方法的不足。

一、社交心理模式對幼兒分享行為的影響

人們在社會交往中通常會采用不同的社交心理模式進行人際互動。在市場模式條件下,個體以市場中的交換規則進行社交活動,更多的追求自我的利益而表現出更少的親社會行為,并且這種模式可以用金錢線索進行誘發啟動。

而處于公共模式條件下個體更多的會更傾向于幫助他人或者將好處、利益給他人,并且可以用人眼線索進行誘發。因此本文探討社交心理模式對幼兒分享行為的影響。

實驗一和實驗二的結果顯示,在市場模式中幼兒分享的數量少于控制組,這表明,3歲左右兒童能將金錢與市場模式相聯結,并表現出與此相一致的行為。

研究發現,處于市場模式條件下的幼兒陷入「市場定價」模式的角度考慮問題。在進行人際交往過程中的決策行為時,會更傾向于考慮付出的努力成本以及收益的大小。這表明,市場模式耗費更多的認知資源來計算成本和獲益,從而減少了分享。

關于年齡的結果發現,5-6歲幼兒分享決策比3-4幼兒更慷慨此與前人結果一致,3-4歲的分享以自私傾向為主,5歲以后出現轉折開始增長。

同時研究結果也表明,即使處于經濟社會化早期階段的幼兒不能完全理解貨幣的市場機制并在工具語境中正確使用貨幣,他們也會對貨幣的象征意義做出反應。

實驗過程中,幼兒能夠回答出金錢可以用來購買玩具、零食和故事書,這說明兒童初步了解金錢的象征意義,也能意識到金錢是一種等價交換的工具。

這顯然意味著,金錢的象征意義比它的工具性意義更原始,并在生命中更早地發展起來,并在社會交往中不斷的學習和強化,從而對兒童的交往活動產生影響。

兩個實驗結果都顯示公共模式和控制組的差異都不顯著。分析原因可能為,「眼睛效應」誘發個體按照公共模式的方式進行人際活動,需要兒童具備關心社會評價、管理個人聲譽的能力。

研究發現這種能力需要通過二階錯誤信念任務,而8-9歲的兒童才能穩定獲得,4-5歲的孩子幾乎都無法通過二階錯誤信念任務,而研究對象的被試年齡在3-6歲之間,這可能是一個重要原因。

二、社交心理模式和群體身份對幼兒分享行為的影響

實驗二考察社交心理模式和群體身份如何影響幼兒分享行為。結果發現,與外群體對象相比,個體對內群體對象,選擇分享的數量更多。如何解釋群體身份在早期親社會行為中的主導地位?有兩種不相互排斥的解釋。

一方面,從進化心理學「親緣選擇理論」角度說明了人類親社會行為的原因,個體首先會對與自己更親密的人做出更多的利他行為。

與內群體個體有著更密切的社會關系實際上是為了規范利他主義行為而出現的一種適應,潛在的原因是人們希望從朋友那里獲得互惠,與自己更親密的個體更有可能償還從我們這里獲得的利益。

另一方面,研究表明,資源的給予和獲取是在與重要他人的互動中發展起來的。研究表明,兒童在這些互動中形成了給予和接受的慣例,并且這些慣例的體驗是愉快的。

這些形式的社會交換被認為在情感的相互調節中起著重要作用,它們的主要功能是維持和調節社會關系以及與親密他人的互動。

因此,對內群體成員更多的慷慨可以用一種既定的與朋友分享的慣例來解釋,這些慣例是從互動的情感回報性質中涌現出來的。

換句話說,盡管在早期的發展過程中,「他人導向」和「公平關注」會增加,但我們的研究結果表明,與內群體個體社會關系的影響甚至比與公平關注的潛在影響更大。

值得注意的是,研究結果發現,當分享對象是外群體對象時,市場模式組的幼兒選擇分享的數量顯著減少。

但是當分享對象是內群體對象時,市場模式組的金錢效應被削弱了,而分享對象是外群體個體時,市場模式組的金錢效應仍然存在并對分享行為產生重要影響。

群體身份在其中起到了一定的調節作用,當加入群體身份這一變量,分享對象是外群體個體時,市場模式激發個體的自私傾向,傾向于以市場模式構建人際關系。

在此期間會多地考慮到與他人溝通過程中的價值和成本,個人的行為將更加獨立,對他人的依賴性也會降低,從而減少其親社會行為,而市場模式組將顯著減少分享行為。

當分享對象是內群體個體時,市場模式組的個體仍然會對其進行分享,此時并沒有減少分享行為,市場模式對幼兒分享行為的影響受到了群體身份的調節,由此我們可知,群體身份與社交心理模式共同影響幼兒的分享行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