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研究發現:你的好運并非突然消失,一個人越來越倒霉是有原因的

研究發現:你的好運并非突然消失,一個人越來越倒霉是有原因的
2023/01/10
2023/01/10

每天耕耘最有趣、最實用的心理學

你有沒有試過,在一段時間內覺得自己很倒霉,生活中的大小事沒有一件是順心的,仿佛自己的好運突然消失了,而且越來越倒霉,覺得未來不會變好了,難免會陷入一定程度的負面情緒中。如果你現在正處于這種情況,請一定要認真看接下來的內容。

感到自己的好運消失,并且越來越倒霉,意味著你有在審視自己目前的生活,這是一個好的開始。

然而,這種審視往往并不客觀,我們在評價自己的生活時難免被消極信息影響。已有研究表明,消極信息對評價的影響比同等甚至更強烈的積極信息要大,這就是消極偏差。

心理學家Lasen在1998年做過研究消極偏差的實驗,在實驗中,他們給來參加實驗的來訪者戴上可以監測腦電活動的儀器,接著給來訪者呈現了一系列包含積極、中性和消極因素的照片,并要求來訪者在每觀看一張照片后思考。

照片里的內容是否讓他們想起了積極、中性或消極的事物, 電腦上會呈現代表想到了中性事物的按鍵,和代表想到了積極或消極事物的按鍵,來訪則會需要在兩個中選擇一個。

結果發現,在想到消極事物時,來訪者特定腦區的腦電活動會顯著地比想到其他事物時強烈。

可見,人們更傾向于對消極的事物印象深刻,甚至比對程度相當的積極事物印象更深。

而且,當我們已經存在認為自己倒霉的思維定勢之后,就假定了自己很倒霉, 認為自己下一件要做的事情會因為自己倒霉而進行得不順利,那麼,只要接下來出現一件消極事件,即便只是不小心絆了一下腳這樣的小事,我們也可能會覺得這是倒霉造成的。

試問一下,如果我們并不處于這種思維定勢中的話,絆了一腳對我們來說就只是一件小事,不足掛齒,也不可能被我們認為是倒霉的象征。

當我們認為自己倒霉,想要改變我們的現狀時,就要先改變自己的心態,克服消極偏差,如果我們客觀地看待生活,就能合理地做出適合自己的改變。

那麼,應該如何克服消極偏差呢? 心理學家Kiken和Shook在2011年有過相關的研究,他們得出的結論是,正念的運用能夠減少我們在評價過程中的消極偏差。

所謂正念,由坐禪、冥想等發展而來,指的是一種對當下發生的一切進行有意識覺察和注意,但是不對它們進行判斷和反應。

打個比方就是,想象自己是一條溪流底下的鵝卵石,靜靜地看著溪水流淌,并且什麼都不想。

在現代,正念已經發展成為一種系統的心理療法,在我們焦慮、抑郁,處于一種負面的情緒狀態時或者是需要放松身心時都可以用,正念訓練對心理有很好的疏通作用。

在Kiken和Shook的實驗中,他們將參與實驗的來訪者分成兩組,一組在他們的指導下進行科學有效的正念訓練,另一組則進行普通的保持注意力不分散的訓練 ,然后,來訪者被要求進行一個關于對豆子進行積極和消極分類的游戲,電腦屏幕上會出現許多豆子,來訪者在分類前需要學習豆子的代表積極和消極的規律。

結果發現,進行了正念訓練的一組來訪者在形成態度的時候會產生較少的消極偏差,而只做了保持注意力不分散訓練的來訪者產生的消極偏差則較多。

我們既然已經知道正念能夠幫助我們克服消極偏差,那麼我們應該如何進行正念訓練呢?一次正確的正念訓練需要做到三點:

一、有意識的注意。在正念訓練中,我們應該將注意力保持在某一點,比如,我們可以專注地感受自己的呼吸,或者感受風拂過自己頭髮。

在現在嘈雜的世界中,碎片化的信息過多,我們很容易眼花繚亂,原來在看這個,卻突然被另一條新聞吸引,這就是注意力分散的表現。要做好正念訓練,我們首先就要鍛煉自己集中注意力的能力。

二、不進行評價和判斷。很多時間,我們會帶著一種評判的眼光看待事物,好像一定要給我們見到的或者聽說的人或事一個判斷,但其實這個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甚至不一定是要有顏色的。

要進行正念訓練,就需要我們擁有一種波瀾不驚的心態,事情發生了,就讓它發生,我們不必對其進行評價和判斷。

三、認識當下。「想象自己是溪流底下的鵝卵石,靜靜地看著溪水流動」。這是正念訓練中常見的話。

而其中「看著溪水流動」就是我們認識當下的過程,指的是我們對現在發生的事情的感受,包括外部的和內部的,外部的就是現實中發生的事情,內部的是我們內心會產生的想法和身體感受。

正念訓練中,對當下的感受也是很重要的一環。

只要我們在日常生活中合理運用正念技巧,在遇到不順的事情時,學會借助正念來克服我們在評價情況時容易產生的消極偏差, 那麼我們就可以客觀地審視生活,以一種積極的情緒尋找解決方法,而不是自怨自艾,覺得「好運消失了,以后會越來越倒霉」。

羅曼·羅蘭說:「世界上只有一種真正的英雄主義,那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熱愛生活。」愿我們可以客觀地看清生活,并依舊熱愛生活。

- The End -

作者 | 湯米

編輯 | 生煎包

第一心理主筆團 | 一群喜歡仰望星空的年輕人

參考資料:Bruk, A., Scholl, S. G., & Bless, H. (2018). Beautiful mess effect: Self–other differences in evaluation of showing vulnerability.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15(2), 192-205

微信公眾號:第一心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