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75歲穿「低胸裝」被公開羞辱:她的性感,到底礙了誰的眼!

75歲穿「低胸裝」被公開羞辱:她的性感,到底礙了誰的眼!
2023/01/10
2023/01/10

每天耕耘最有趣、最實用的心理學

很多女明星在韶華已逝、風光不再的年紀為了避免媒體的炒作或搶占風頭,在出席活動時對待著裝的態度都會變得相對保守,會選擇相對基礎和簡約的服飾來裝扮造型。

但TVB的老牌演員「阿姐」汪明荃對此卻是不屑一顧, 在近日的活動盛典當中,阿姐身著一條淺綠花苞低胸魚尾裙,氣質卓然,在一眾媒體記者的鏡頭前大方自然地展示自己挺拔優越的身姿和儀態。

但在活動結束后,阿姐卻在網絡上引發了熱議,一時間被推到風口浪尖之上,部分網友嘲笑其中年發福,在這種場合搔首弄姿是「老矣不自知」。

還有人質疑她的低胸裝是不倫不類,「在什麼年齡階段就該穿什麼樣的衣服」, 面對這些非議的聲音,我們不禁要問,她的性感,究竟礙了誰的眼,而我們又該如何看待女性的穿衣自由。

根據女性主義心理學的觀點, 穿衣自由的本質其實是女性自我選擇的自由,女性如何看待自己的身體,用什麼樣的外在形式自我表達,這些都理應是自由的。

但現實卻是,在當前的社會環境當中,穿衣自由難免要受到他人的壓力和影響而處處受限,要求人們按照某種特定的標準來穿衣打扮。

這種標準可能來自家庭、職業、年齡甚至是交際圈子,這也就是為什麼,很多人會感覺自己沒有穿衣自由。

而當我們談論穿衣自由,我們真正想要探討的其實是自古以來加諸于女性身上幾近固化的種種限制,從起源于隋朝的纏足陋習,到歐洲中世紀的束胸傳統,哪怕是直到今天。

根據聯合國新聞網收集的相關數據顯示,全球仍舊只有55%的女性擁有針對自己身體的自主權。

在封建社會被當作性資源與生育資源掠奪的女性,在拿回本屬于自己的支配身體的權力之路上不斷努力,才有了我們今天對于「穿衣自由」的理性探求。

恩格斯曾經說道:「一個國家或社會的文明進步程度,取決于這個國家或社會的婦女的解放程度。」

穿衣自由所包含的內容遠不僅僅只停留在穿戴、服飾上,它和言論自由、生育自由等等女性的合法權利相同, 它告訴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追求美的權利,同時要求我們的社會尊重并且包容這種審美的多樣化。

當社會新聞報道針對女性的惡性暴力事件時,我們總會看到批判受害婦女穿著過于暴露、打扮過于精致的言論。

正如魯迅先生在《已而集》當中描述的那樣:

「一見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體,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雜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國人的想象惟在這一層能夠如此躍進。」

我們提倡穿衣自由的意義就在于此,讓我們的社會不再會因為一個女生穿吊帶短裙而對她指指點點,說她傷風敗俗,說她私生活混亂,戴著有色眼鏡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上高談闊論。

而要實現真正的穿衣自由,首先我們要做到的一點就是不必去過度在意他人的眼光,不必去懼怕那些莫須有的罪名和不良評價。

就像香港影視圈的常青樹,年已75歲的「阿姐」汪明荃面對漫天非議時的反應一樣,「任他八面來風,我自巋然不動」,這是一種底氣,更是一種魅力。

權利從來不是靠他人的施舍得到的,一個女性如果想要更多的自由,首先需要擁有的就是一個強大的自我。

如果僅僅是因為他人的眼光就將我們綁架了,那麼爭取自由就幾乎變成了不可能的事情。

盡管一直以來,我們在現實生活當中被教導要學會「察言觀色」,他人嫌惡的眼光、惡意的揣測,都讓我們在一步步退讓當中學習了忍耐,感受到被束縛,從而無法活出自己喜歡的樣子。但我想說,有些時候自由并不是不存在,而是我們的行為不配擁有這樣的自由。

誠然, 我們沒有權利要求誰去收起眼光,但我們可以做到屏蔽這些外界的、惡意的、嘈雜的聲音,不再為了討好一些不相關的旁觀者而選擇違背自己的心意。

順從本心去活出自己想要的樣子,反之,如果我們做不到對這些置若罔聞,我們就只能委委屈屈地活著,不配擁有真正的「穿衣自由」。

- The End -

作者 | 孫榮

編輯 | 梅菜扣肉

第一心理主筆團 | 一群喜歡仰望星空的年輕人

參考資料:Jean Piaget Biographie. (2020, January 29).

微信公眾號:第一心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