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生活妙招 >

「如果他單獨和女生吃晚飯我不該生氣,那夜宵我能生氣嗎?」

2022/11/16

最近,有個小姐妹在群里求助:

她聽完大家的觀點,思考了一會,說:

心理學家指出,如果一段愛情要產生幸福,歸屬感(a sense of belonging)是必不可少的(Baumeister & Leary, 1995)。只是,當這種「屬于對方」的感情成了過度的占有欲,就會毀掉一段感情。

所以,關系中什麼程度的占有欲是美好的?為什麼我們會對伴侶產生過度的占有欲?又該怎樣控制這種占有欲呢?

來看今天的文章。

「美 好的占有欲」,

是以尊重和信任為前提的

首先,關系中「美好的占有欲」,也可以被理解為一種保護性關注(protective attention)。這種 關注意味著對伴侶的保護感和歸屬感,但同時,它是把伴侶的幸福放在第一位、以對伴侶的尊重和信任為前提的(Apriliani & Noviana, 2021)。

美好的占有欲, 具體可以表現為:

1.允許伴侶有自己的社交圈和娛樂、愛好——雖然兩個人的小世界很甜蜜,但我們的世界不是只有彼此;

2.面對伴侶的異[性.交]友,如果感到不適,會向對方表達感受、提出建議,而不是命令對方(「我不許你和ta玩」)、隔絕對方的朋友圈;

3.需要做選擇的時候,兩個人共同商議,可以給出建議,但要尊重對方的決定;

4.對彼此的感情有信心,在沒有充分證據的情況下,不輕易懷疑對方對關系的忠誠度;

5.所謂「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兩個人不是無謂地花大量時間待在一起,而是,彼此之間每個待在一起的時刻,都是有意義的 (Ben-Zeév, 2014);

……

這種適度的占有欲,不僅讓 我們感到被對方深愛著,也讓我們有獨立的空間、能感受到自己的價值以及生活的意義

但是,當這種原本健康的「占有欲」開始無限擴張,它就會演變成一種會毀掉關系的、過度的占有欲。

這種占有欲是一種「對方為我所有」的感覺,這讓我們覺得自己有權利去管轄對方的一切。而這,恰恰與一段好的、健康的關系背道而馳。

首先,一段健康的關系中,伴侶雙方是彼此信任的。相反, 過度的占有欲卻意味著我們不信任對方,不能坦蕩地接受ta有自己的空間、ta一個是自由獨立的個體(Hosier, 2013)。

同樣,健康的關系是重視對方需求的,并且以雙方需求得到滿足為目標。而 占有欲本質上是自私的,占有者是以滿足自己的需求為導向的

一段充斥著占有欲的不健康關系,不僅會導致對關系的不滿(Barelds & Barelds-Dijkstra, 2007),更容易讓伴侶產生壓抑、焦慮,甚至恐懼的情緒(相關閱讀:你是真的愛我,還是只想占有我?)。

什麼有的人會對伴侶產生

很強的占有欲?

那為什麼,我們有時候很難把控自己對伴侶的關注度,不知不覺中,就對對方產生了過度的占有欲呢?

總的來說,這是因為我們 害怕失去對方

一方面,或許我們內心深處并不相信自己值得被愛,而這種 低自尊和不安全感,很多時候受到 過去經歷的影響

如果小時候父母對我們的態度是冷漠和排斥的,我們就容易把這些負面信息「內化」——我們消極地認為:我是不可愛的、是「壞的」。這種絕望而深刻的信念催生了我們內心深處的不安全感。我們惴惴不安,擔心當伴侶意識到我們是一個多麼差勁、毫無價值的人以后,一定會離開我們。

在這種「自我預期」中,我們相信,所愛之人的離開將再一次「證實」我們的不可愛、一無是處,并重新喚起童年那些糟糕的感覺(Hosier, 2013)。因此,為了不讓這種「未來」發生,我們覺得必須主動做些什麼,比如了解對方的行蹤、把我和ta緊緊捆綁在一起,來防止對方的離開。

另一方面, 過度的占有欲可能來自于我們早年的自我防御機制(Firestone, 2017)。對于 焦慮依戀類型的人來說,孩提時代對于和父母分開的焦慮、被父母拋棄的恐懼……使我們覺得自己必須緊緊抓住父母,讓他們在意、關心我們——這本質上是一種 生存需求

長大以后,我們就可能把這些感覺 投射到伴侶身上——正如當年那樣,我們害怕被所愛之人拒絕或拋棄,所以,我們企圖通過努力掌控住伴侶,獲得滿足、感到安全。

另外, 過度占有欲也可能和過去一系列失敗的親密關系有關。比如,對方頻繁出軌,或者是有很多似是而非的曖昧對象……之前關系中的患得患失,屢次被背叛和傷害的痛苦記憶,都讓我們在之后的感情中沒有安全感,我們不想再重蹈覆轍,所以要把現在的愛人牢牢抓緊在自己手中(Apriliani & Noviana, 2021)。

何判斷自己是不是占有欲過度?

如果你有以下這些想法或者行為,那麼注意,你很可能對伴侶占有欲過度了:

「對方是世界上唯一能讓我快樂的人。」

除了和ta待在一起,沒有其他愛好,好像什麼都沒意思、干什麼都覺得自己沒用,篤定世界上只有對方能理解自己、讓自己快樂。

發現自己很難停止去想一切關于對方的事,甚至到茶飯不思、影響睡眠和工作效率的程度(Hoiser, 2013)。

「我們的世界只能有彼此!」

覺得兩個人應該時時刻刻待在一起,ta要每時每刻把自己放在第一位;

當對方試圖做一些與自己無關的事(例如,見自己的朋友)時,會很生氣,并試圖阻止對方與其他人保持正常的聯系。

「Ta的一切我都必須了如指掌。」

小到衣食住行,大到人生抉擇,ta的事情你都覺得應該由自己經手,至少應該讓自己完全知道;

花很多時間關心對方在哪里、在做什麼、和誰在一起等等,可能包括查對方的手機,對方消失幾個小時就開始短信電話「轟炸」,甚至用一切可能的手段「監視」對方,時刻想要確認ta有沒有對自己撒謊。

何控制自己的占有欲?

讀到這里,你意識到,糟了,我好像確實是對伴侶占有欲過度……怎麼辦?

別急,試試以下幾個方法:

1)接受過去經歷對我們的影響

我們可以試著 深呼吸,或是借助 正念的方法,減少大腦中的那些令人焦慮的「噪音」;我們冷靜下來,在腦海中對自己過去的經歷進行連貫的敘述。

這樣我們就更容易發現,是過去的哪些經歷觸發了當下的不安和占有欲,因此,我們能夠更好地理解自己,并且意識到: 過去已經過去,當下才是最重要的

2)增強自我意識, 把更多精力放在自己身上

我們需要嘗試克服內心的「自我批評家」,去愛自己,去提升甚至重建自尊——我們要相信自己是值得被愛的。

首先,我們可以拿出紙筆,列出自己的優點、好的品格和擅長的技能……這有利于我們 建立自信,也會幫助我們更加明確, 自己能在關系中提供給對方什麼

與此同時,我們可以試著 把注意力從伴侶身上轉移開,把時間和精力放在自己的生活上。

問問自己:「我喜歡做什麼?」「干什麼能讓我快樂?」

去培養自己感興趣的愛好,學習一門新的技能,或者每周多花點時間和朋友在一起……這都有利于增強我們作為一個獨立個體的自我意識,也是提升自尊的有效方法。

最后,我們要想到,即使我們最擔心的事情成真——伴侶確實拒絕或背叛了我們,那也不意味著天塌了,不代表我們一無是處、不值得被愛。我們的價值并不取決于某個人的肯定,或者某段關系的成功與否。一段真正好的關系,其價值在于豐富(enrich)我們的人生,而不是為了使我們完整(complete)。

3)相信對方,和嫉妒、控制的行為 say no

雖然開始的時候,改變以往的想法會很難,但我們還是要努力克制對伴侶施加權力的沖動(Firestone, 2017)。

我們可以試著和自己對話,告訴自己和伴侶彼此相愛、我們需要相信對方。

Ta是愛人不是敵人,我們不需要時時刻刻掌握ta的行蹤;ta更不是我們的仆人,所以不能要求對方時時刻刻、言行舉止都按照我們的想法來。

同時, 我們也可以試著去了解對方的朋友圈。

當你了解到ta沒在你身邊時,是和什麼樣的朋友在一起,你就會發現,其實你的占有欲是沒有必要的。當然,你也可以把自己的朋友介紹給ta;還可以一起和彼此的朋友出去玩……然后你會意識到,原來自己的猜忌和不安完全是子虛烏有。

4)與伴侶坦誠溝通

如果你覺得自己單方面的努力好像效果欠佳,不要害怕, 試著告訴對方你的焦慮和不安

自我坦白沒有你想得那麼難以啟齒,這是你把「肚皮」展示給對方的機會,一個真正愛你的人,能感受到你的脆弱和掙扎,也因此會更理解你。

在此基礎上,你們可以共同協商, 制定一套可行的、雙方都認同的方案去應對這種焦慮。比如,什麼程度的異[性.交]往需要報備,最長多久需要聯系對方一次……

在一段真正好的愛里,「我是愛你的,你是自由的。」

美好的占有欲是想要保護對方,讓彼此之間存在一種獨特的歸屬感,會讓我們感覺到被愛和關系中的自我價值;可是如果愛被占有欲所統治,那便埋下了傷害的隱患,往往也會是分開的序曲。

一段美好的關系中,我們不需要通過掌控對方來獲得滿足、來讓自己「完整」;因為我們本身就是完整、獨立的個體,愛是「錦上添花」,是讓兩個積極、自由、獨立的精神世界更充盈和豐沛。

今日互動:你有過對伴侶占有欲過度的行為嗎?來評論區聊聊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