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6年前,那個一怒之下刺死辱母者,獲刑5年的于歡,如今怎麼樣了?

6年前,那個一怒之下刺死辱母者,獲刑5年的于歡,如今怎麼樣了?
2023/01/10
2023/01/10

2016年4月14日,十一個面色不善的男人在山東源大工貿公司的接待室內,將一對母子團團圍住。

「沒有錢你去賣,一次一百,我給你八十。」為首的男子用不堪入耳的話羞辱著面前的母親,而她的兒子早已捏緊了拳頭,隨時準備爆發。

因為對方人多勢眾,且自己一方確實因為欠債而理虧,所以他暫時沒有用激烈的方式反抗。

但當他看見,對方脫下褲子,用極度骯臟的手段對待自己的母親的時候,他不由得怒火中燒。

他奮力推開挾制著自己的人, 摸到桌上的一把水果刀,發了瘋地在人群中揮舞。

混亂中,三名男子被砍傷,一名男子因傷重當場死亡,這便是轟動一時的「于歡刺死辱母者案」。

「他們毆打并侮辱我母親,我作為一個兒子,打我不要緊,但對著我打我母親、侮辱我母親,我要再沒有一點動作,我就對不起母親養我二十多年。」案發后,于歡說道。

這件案子當時引起了軒然大波,六年過去了,于歡怎麼樣了呢?他們一家現在又過著怎樣的生活?

無憂無慮的青少年時代

于歡是山東聊城冠縣人,在于歡出生之前,他的父母就已經開始創業做生意了。

等到于歡出生,家里的生意也頗具規模,在冠縣,于歡的家境算得上是相當不錯的。

殷實的家境讓于歡從小就沒受過什麼委屈, 父母雖然不會溺愛他,但也會盡自己的努力滿足孩子的各項需求。

在于歡的教育上,他的父母意見很統一,不能讓他成為只知道享樂而不懂得勞動的蛀蟲。

因此從國中開始,于歡每逢寒暑假就要去家里的工廠幫工,在工廠里他不是少爺,只是所有工人中最普通的一個。

于歡遵循著工廠的上下班作息,和工人們打成了一片,在這個過程中他也不斷學習著各種技能。

高中畢業后,于歡沒有考上理想的大學, 他干脆不再讀書,直接進入家里的工廠幫忙。

按照正常的軌跡進行下去的話,于歡應該會繼承家里的工廠,走上父母為他鋪好的道路,順遂地過完這一生。

但是人永遠無法說清楚,明天和意外究竟哪一個先來,一場誰也沒設想過的意外,硬生生地讓于歡的人生道路拐了個彎。

四面楚歌的債務危機

于歡的母親蘇銀霞在2009年創辦了源大工貿公司,她最初的設想是想將公司繼續做大做強,擴展自己的商業版圖。

生意場上沒有永遠的贏家,因為資金鏈斷裂,蘇銀霞的公司很快出現了資金漏洞。

如果沒有足夠的資金用于周轉,公司很快就不能正常運行, 隨之而來的就有可能是破產。

蘇銀霞不愿意讓自己一手創辦的公司就此垮掉,她做出了一個影響她以及于歡一生的決定——借高利貸。

2014年到2015年,一年多的時間內,蘇銀霞分兩次向一個叫做吳學占的人借款135萬元。

借款的時候雙方約定的月利息是10%,這個利率很明顯屬于高利貸的范疇,但蘇銀霞卻沒有第二個選擇。

2016年4月,吳學占派人來向蘇銀霞催債,蘇銀霞調動了手上所有的流動資金,歸還了本金和利息184萬。

當然,這筆錢遠遠不夠償還滾雪球一般的利息,之后蘇銀霞又抵押了一套價值70萬的房產。

在前前后后已經歸還254萬的情況下,蘇銀霞竟然還欠吳學占17萬元。

蘇銀霞苦苦哀求吳學占多寬限一點時間,但吳學占毫不留情,一定要讓蘇銀霞立馬把欠款還上。

2016年4月13日,蘇銀霞想到自己已抵押的房子里還有一些私人物品沒拿走,于是獨自一人前往房子所在地取東西。

誰料她剛一進門,就看到吳學占和他的手下在房子里等著,為了給蘇銀霞一個下馬威, 吳學占勒令手下在馬桶里排泄,并把蘇銀霞按在里面。

蘇銀霞不停求饒才讓吳學占等人暫時放過自己,她當時沒想到的是,事情會在第二天愈演愈烈。

4月14日,吳學占帶著9個催債的壯漢來到蘇銀霞的公司,將蘇銀霞和于歡扣留在財務室里面,不準他們離開。

在人身安全受到限制的情況下,蘇銀霞和于歡的神經一直緊繃著, 但他們不敢隨意反抗,任何一點反抗的行為都會招致更嚴重的毆打。

晚上八點,一個叫做杜志浩的人來到了蘇銀霞的公司,他是最后一名催債者,同時也是這一悲劇的最大導火索。

兒子刺死辱母者

杜志浩一來,原本就緊張的氣氛變得更加劍拔弩張起來,在他的主張下,蘇銀霞和于歡被帶到公司接待室中。

場景雖然變了,但催債者帶來的壓迫感卻絲毫沒有變化,當時于歡不過是一個20歲的青年,他的母親更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婦女。

而站在他們面前的卻是11個來者不善的彪形大漢, 力量的差距讓蘇銀霞和于歡感受到了嚴重的威脅。

而杜志浩更是氣焰囂張,他把于歡的鞋子脫下來,往蘇銀霞嘴上湊,嘴巴里也在不干不凈地罵著臟話。

見蘇銀霞和于歡二人沒有反抗的苗頭, 杜志浩變本加厲,脫下褲子,以不堪入目的方式侮辱蘇銀霞。

于歡的姑姑害怕事情發展到不可控的地步,連忙報警,不一會兒,警察來到了現場。

但杜志浩等人見到警察到來,連忙收起剛剛的囂張氣焰,并推說自己只是正常催債,沒有使用暴力手段。

因為現場無人傷亡,警方也不好過多介入,他們只能勸說杜志浩等人「不要動手」,接著便離開了蘇銀霞的公司。

于歡此時已經接近崩潰邊緣,一旦警方離開,杜志浩等人一定會用更加過分的手段折辱他和蘇銀霞。

他想極力阻止警方離開,但是沒有結果,萬般無奈之下,他瞥見了桌子上的一把水果刀。

憤怒的于歡拿起水果刀,對著催債的人就是一通亂刺, 在他不要命的攻擊下,杜志浩直接當場身亡,其余還有三人也受了不同程度的傷。

在場所有人都被于歡威懾住了,沒有人敢再動他們母子,有人打電話報了警,沒過多久,于歡便被逮捕。

這件案子迅速在網絡上引起了熱潮,人們的關注點無非都是同一個。

當你的母親受到侮辱和攻擊的時候,你用武力來捍衛自己的人身安全,算不算正當防衛?

網絡上的大部分網民都認為,于歡此舉是正當防衛,從他和蘇銀霞當時身處的環境來看,他們的人身安全已經受到威脅。

不過,網友如何看待這件案子是次要的,法庭的判決終究還是要以法律為主。

2016年12月15日,聊城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這件爭議性巨大的案子,于歡也第一次站上了被告席。

在他過往的人生中,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有成為被告的一天。

經過審理,法庭宣布于歡的故意傷害罪成立,他因此被判處無期徒刑。

判決下達后,公眾都表示這個結果沒有考慮到于歡母子當時的處境,于歡的心情也十分沉重。

在輿論壓力下, 2017年6月23日,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對這個案子進行了二次審理。

當初負責二審的法官坦言,自己壓力很大,社會上無數雙眼睛都聚焦在這個案子上,人們迫切希望看到一個公正的結果。

二審法庭認為, 于歡的傷害行為屬于正當防衛,但防衛過當,因此判決他5年有期徒刑。

而前去催債的吳學占一行人,卻因為涉黑也被逮捕,為首的吳學占更是被判處25年有期徒刑。

至此,這件案子算得上是惡有惡報,好人也沒有受到致命的懲罰。

在于歡入獄的同時, 他的父母和姐姐也因為非法吸儲的罪名入獄,昔日幸福美滿的家庭統統淪為階下囚。

在監獄里,于歡表現很好,他不僅能夠按時完成監獄里的工作,還抽空讀書寫字。

2020年11月18日,于歡提前四個多月結束了自己的監獄生涯,終于擁抱了自由。

出獄之后

四年多的與外界隔絕讓于歡很是茫然,他不知道自己出獄之后應該如何重新開始新的生活。

家里的廠子因為無人打理早就已經荒廢,重操舊業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再度邁入社會,于歡第一個想法就是踏踏實實地找一份工作,白手起家,從頭再來。

但他僅僅只有高中文憑,能夠得著的工作太少了,愿意要他的工作待遇又低,靠這樣的薪資根本不能養家糊口。

有一段時間,于歡很是消沉, 好在他曾經經歷過最絕望的低谷,眼前的這些困難根本不算什麼。

2021年中秋節,于歡和姐姐準備趁著節日進貨一批月餅賣出去,于歡把這件事看作是自己揚帆起航的第一步。

兩人簡單地在夜市上擺了一個攤,開始叫賣,第一個晚上過去,來買月餅的人寥寥無幾。

于歡沒有氣餒,第二天他靈機一動,用手機開了直播, 五年前的案子曾讓他名聲大噪,很多人都認得這張臉。

在于歡服刑期間,很多人一直關注著他,并且也愿意為他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

當社會上的好心人發現于歡正在夜市上賣月餅的時候,不少人馬上從所在地趕到,于歡的月餅很快就賣光了。

這件事讓于歡意識到,他還有另一條路可以走, 那就是自己創業做生意。

四處奔波籌集到20萬元啟動資金后,于歡的「歡萊客優選店」開業了,這家店是專門賣零食的店鋪。

為了讓零食店的生意早日走上正軌,于歡幾乎快把自己一天所有的時間都耗費在店里了。

他早上七點就會準時趕到店鋪,開始籌劃一天的工作,晚上十點半,華燈初上的時候,他才會離開店面。

于歡的一日三餐都在店里解決,要麼隨便對付一點,要麼在貨架上拿點零食墊肚子,總之吃得非常簡陋。

于歡開店的消息很快傳了出去,很多慕名而來的人前來捧場,于歡也非常歡迎他們的到來。

于歡給零食店制定的路子是「薄利多銷」,他店里的零食價格實惠,質量也很好,因此吸引了很多新老顧客前來光臨。

零食店穩扎穩打地開起來之后,于歡還是不愿意松懈,依舊每天勤勤懇懇地做事。

除了于歡之外,他的母親和姐姐也時常來店里幫工, 父親出獄后,父親也加入了這個隊伍中。

眼看著于歡的生意越做越好,他的終身大事一下子取代了事業,成為家里人最操心的問題。

在朋友的介紹下,于歡認識了一個名叫常媛的女孩,常媛也是聊城人,她外表漂亮,性格也很善解人意。

初次見面,于歡就被常媛的美麗所打動,兩人互換了聯系方式。

但之后,由于找不到話題開啟聊天,于歡和常媛當了很久「不說話的網友」,一次機緣巧合之下,兩人才開始頻繁聯系。

于歡不會說漂亮話,他的愛意更多地體現在行動上,而常媛正是被這些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打動,從而認準了于歡。

常媛知道于歡過去的事情,但她并不在意,兩個人在一起最重要的就是坦誠相待。

2022年6月17日, 于歡通過視訊告訴關心自己的廣大網友:「我訂婚啦。」

視訊中,于歡臉上有著掩飾不住的笑意,他和常媛從相識到相愛再到相知的過程確實甜蜜又幸福。

2022年11月,于歡的零食店生意越來越紅火,他還準備開分店,繼續擴大自己的生意。

他也承諾,會一如既往地帶給大家良心食品,于歡不想辜負信任自己、關心自己的熱心群眾, 他更希望以后的顧客都是沖著食品的質量前來購買的。

在于歡的設想中,他想有一個叫做「于歡」的牌子,把自己的零食店開到大江南北去。

當然,這些都是后話了,現在的于歡只想好好生活,好好同自己的家人過日子。

他從來不回避自己過去的種種事情,那些對于他來說,已經不再是污點,而是人生中避無可避的一段經歷。

祝福于歡和他的家人能夠越過越好!

-完-

文丨書書

編輯|書書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