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15年貴州女孩拒絕北大,貸款百萬讀哈佛,7年后因一條微博人設崩塌

15年貴州女孩拒絕北大,貸款百萬讀哈佛,7年后因一條微博人設崩塌
2023/01/13
2023/01/13

2015年8月27日,在美國的捷運上,一個擁有東方面孔的女人,正捧著一本書津津有味地讀著,捷運到站后她慢慢合上書,書皮上赫然寫著「莊子」兩個字。

女人不緊不慢地走下捷運,跟隨人流出站,她此行的目的地是在全世界范圍內都赫赫有名的大學——哈佛大學。

女人名叫詹青云,在決定前往哈佛大學讀博士的時候,她承受了巨大的壓力。

當時,北京大學已經為她伸出了橄欖枝, 只要她點頭,北大的大門隨時為她敞開,但詹青云卻毫不猶豫地拒絕了這個無數人搶破頭的機會。

她要讀哈佛,即使貸款100萬也要讀,為了這個夢想,她的母親真的為她貸款來了100萬。

在之后的日子里,詹青云的人生可謂是光鮮亮麗, 她參加了《奇葩說》,憑借這個節目火遍全網。

但2022年,詹青云卻翻車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如今她又過著怎樣的生活呢?

拒絕北大

2008年7月,詹青云家里彌漫著一股緊張的氣氛,詹青云剛參加完大學聯考,分數出來后她驚訝地發現自己考得不錯,但隨即填報志愿又成了她最頭疼的事情。

按照她的分數,北大清華都能上,不過她并沒有選擇這兩所高校,在志愿表上,詹青云鄭重地寫下了香港中文大學這幾個字。

彼時詹青云還年輕,她對未來沒有清晰的規劃, 在她的印象中,金融似乎是一個不錯的方向,于是她填報了經濟學專業。

很快錄取通知書寄到了詹青云家里,她高興得跳了起來,去更遠的地方見世面,一直以來都是她的夢想。

詹青云的父母其實并不希望女兒走得太遠,但詹青云很堅定,她一定要開闊眼界。

同年9月,懷著不舍的心情,詹青云的父母到機場送別詹青云,走向機場閘口的時候,詹青云用力揮了揮雙手,算是在鄭重地道別。

剛到香港讀書的時候,詹青云有些不適應, 她大一一整年的時間,幾乎都花在學粵語上面了,好在詹青云適應環境的能力很強,很快她就能和周圍的人正常交流了。

大二的時候,詹青云意識到,自己的大一似乎一事無成,她沒有參加任何校內活動,也沒有加入社團,一片空白的經歷讓詹青云感到恐慌。

從小,詹青云就被身旁的人評價說「口才好」,這三個字除了對詹青云的贊賞之外,還包含了「妳這孩子怎麼這麼伶牙俐齒」的酸意。

詹青云知道這是自己的優點,經過思考,她決定去學校的辯論隊試一試。

在詹青云眼中,辯論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雙方為自己的觀點唇槍舌劍地交鋒,思想的火花在碰撞中產生,耀眼又迷人。

「很多事情我沒有期待一定要做,但如果機會擺在我面前、我沒有試的話,可能會后悔。」詹青云為自己的人生下了定義。

憑借著深厚的知識儲備和優秀的口才,詹青云很輕易地通過了辯論隊的選拔,成為一名辯手。

在之后的日子里,詹青云跟隨著辯論隊的成員們,去各種地方進行辯論, 在台上她總是能夠用最云淡風輕的話語,說出最一針見血的觀點。

辯論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作為辯手,在台上妳永遠只能為自己一方的觀點辯護,但妳不能保證,自己永遠能夠持有自己發自內心贊同的觀點。

但詹青云卻不一樣,她永遠為自己相信的事情進行辯護,無論她拿到什麼樣的觀點,她都會嘗試先說服自己,正因如此,她才能講出溫柔而有力量的話語。

相比于用卓越的辯論技巧為自己加持的辯手, 詹青云更相信真誠是永遠的必殺技。

正因如此,她才能成為辯論台上最亮眼的一位選手,以至于在2015年,參加完第二屆國際華語辯論邀請賽的第二年里,她接到了北京大學的橄欖枝。

實力得到認可,詹青云本身是開心的,但去北大讀博,意味著她還要繼續學習目前的經濟學,這與她內心的想法背道而馳。

于是,她做出了一個讓所有人跌破眼鏡的決定—— 拒絕北大,貸款100萬去哈佛讀法學博士。

詹青云之所以這樣做,并不是因為她有富裕的家庭可以依仗,在大眾認知里面,詹青云的家境只能說是普通。

曲折的成長經歷

1990年,詹青云出生在貴州的一個農村家庭里,她的母親是高中英語老師,父親則是國企的員工。

這樣的家庭自然算不上大富大貴,詹青云的父母必須要努力工作,才能夠維持家庭的正常運轉。

詹青云并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好學生, 事實上,在剛剛開始上小學的時候,詹青云的成績一度成為了班級里的吊車尾。

她每天都很苦惱,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沒辦法理解老師所教授的知識,在考試中,她也常常只能拿到很差的分數。

幸運的是,詹青云的母親雖然是一名老師,但她卻不像其他教師家庭的家長那樣,對自己的女兒寄予很高的期望。

相比于一個優秀的女兒來說,她更希望能夠得到一個快樂的女兒。

因此詹青云的母親很少要求詹青云一定要考到多少多少分,當她發覺詹青云為了成績煩惱的時候,她決定開導一下詹青云。

其實詹青云并不是笨學生,她只是沒有掌握學習的方法,詹青云的母親讓她一定要有計劃地學習,多總結老師講的課,并且把每科學習時間都制定成表格,嚴格執行。

詹青云這麼做了,她很快就發現自己的學習效率提高了很多,考試成績也有明顯的進步。

只不過,相比于「學習」來說,詹青云更喜歡的是「答題」, 把一道難題答對,會讓她產生無可比擬的成就感。

詹青云曾自嘲說,自己是「應試教育的產品」,但在應試教育的框架里,能夠做到極致,已經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了。

2008年,18歲的詹青云走進了大學聯考考場,她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香港中文大學,成為了大人們眼中「別人家的孩子」。

在詹青云父母的眼中,詹青云學成歸來就會找一份穩定的工作,然后結婚生子,過上平安順遂的一生。

但這份期待卻在2015年的時候被無情打破了, 詹青云打電話回家,告訴母親自己想去哈佛留學。

對于一個普通收入的家庭來說,去國外留學的花費是一個不小的數字,詹青云粗略地計算了一下,發現家里要貸款100萬才能夠滿足她的要求。

夢想與現實之間的巨大差距并沒有勸退詹青云,她開始積極努力地準備申報哈佛的考試,同時她也在努力說服自己的父母。

在堅持不懈的努力下,詹青云的父母最終同意她貸款去哈佛留學 ,同時,詹青云也以當年分數第一的成績,拿到了哈佛大學的offer。

踏上前往美國的飛機的時候,詹青云的心情就如同多年前從貴州前往香港時那樣復雜,她再一次用力地向前來送別的父母揮手,走上了人生新的旅程。

《奇葩說》女王

在美國留學的日子,說辛苦也辛苦,說充實也充實。

因為家境并不富裕,詹青云來到美國幾乎是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積蓄,她不愿意再問家里要錢,而是努力在美國當地兼職掙錢。

一個東方面孔,一個初來乍到的女孩,在陌生的環境下生存下去并不容易,詹青云有過無數次想要落淚的時刻,但最后她又默默地消化了這些負面情緒。

在香港讀書的時候,詹青云曾經有一個男朋友,兩人感情甚篤, 甚至把對方規劃進了自己的未來里。

然而,就在詹青云決定去美國留學的時候,這個男孩對她提出了分手,對于他來說,他無法用國內的一切,去賭異國他鄉未知的未來。

而他也不愿意和詹青云分隔兩地,一年到頭見不到幾次面,在現實面前,他們輸得一塌涂地。

詹青云因此孤身一人去了美國,她一個人在陌生的國度里生活著,曾經那些看起來無法好好處理的事情都被她處理得很妥帖。

那一刻,詹青云認為,自己一個人也可以過得很好, 但當她看到波士頓的漫天黃葉時,她卻突然淚流滿面。

最好的年紀和最好的風景,原本就應該和另一個人分享,只是她失去了這個機會。

後來她在《奇葩說》中講述了這個故事,詹青云說,當初以為要放下的一切,可能在此刻都不及這漫天黃葉。

《奇葩說》作為一檔辯論節目,匯聚了全國上下的優秀辯手,詹青云是在2018年加入到《奇葩說》中的。

剛來到節目的時候,詹青云的哈佛女博士身份給她帶來了很多光環,她如同一尊大佛一般,金光閃閃。

而詹青云的辯論風格也如同她的身份一樣犀利,她戴著一副眼鏡,看上去人畜無害,但嘴里吐出來的,卻是致命的文字。

《奇葩說》讓詹青云爆火,她的獨特觀點也隨之走進人們的視線中。

2019年,詹青云繼續參加了《奇葩說》第六季,在這次節目中,她獲得了總冠軍。

詹青云的辯論風格并不咄咄逼人, 她好像在講道理一樣,不著痕跡地輸出自己的觀點。

在詹青云的辯論中,最讓人印象深刻的一場恐怕莫過于「妳有一瓶忘記悲傷的藥水,要不要喝?」

詹青云抽到的方向是反方,即不要喝這瓶藥水。

對于每個人來說,悲傷是一種常態,我們生活在世界上,有自己的喜怒哀樂,我們不可能無視快樂,同樣也不能避免悲傷。

詹青云也是這樣,對于她來說,童年成績不好的那段時期,恐怕就是她永恒的悲傷,「我在很長的日子里,覺得一切是我的錯,樣樣不如人。」

但如果妳讓她選擇,要不要忘掉那段經歷,恐怕詹青云會擲地有聲地說出「不要」這兩個字。

就如同她在《奇葩說》里表達的觀點一樣, 「悲傷這種情緒之所以強烈,不就在于它證明我們曾愛過,恨過,認真過,渴望過,全情投入過,妳怎麼不能驕傲的面對它呢?」

如果沒有悲傷,我們又用什麼來定義快樂呢?

這番發言得到了大眾的認可,詹青云也成為《奇葩說》第六季名副其實的BB king。

不過,詹青云并沒有在爆火之后趁著熱度賺錢,她急流勇退,四處旅游,并且成為了一名在頂級律所工作的律師。

詹青云說,她學習法學的初衷就是想要改變些什麼,她會身心力行地去做這件事情。

跌下云端

在2022年3月13日之前,詹青云在網絡上的風評都是正面的,有人稱贊她為俠女,說她身上有金庸筆下女俠的俠氣。

比如,她在從哈佛畢業后,僅用一年的時間,就還完了當年的100萬貸款。

比如,她永遠腹有詩書氣自華,張口就是一篇滿分作文。

然而,就在3月13日, 詹青云轉發了一條關于新冠疫情的微博,諷刺了病毒是從美國傳過來的這個猜測。

這條微博瞬間引起了軒然大波,事情進展到最后,其實原觀點的孰是孰非早就不是人們議論的重點了。

更多人質疑的是詹青云的雙標,畢竟新冠疫情剛剛爆發的時候,武漢被無數人潑上了臟水,當時詹青云并未出來發聲。

當主體客體調換,她卻迫不及待地跳出來,反駁這種觀點,這怎能不讓人質疑?

之后,詹青云在微博上道歉,稱自己考慮不周,那條微博只是個人的見解,并非站隊和表明立場。

微博可以刪除,但詹青云造成的影響卻一時半會兒消弭不了,她的風評急轉直下。

不過,一身反骨的詹青云看起來并不在意這些,之后她還是繼續活躍在互聯網上,并且時不時分享自己的生活。

2022年11月,詹青云還前往卡塔爾觀看世界盃比賽, 在球場上她笑容燦爛,看起來心情不錯。

她也會為阿根廷球隊的失敗而扼腕痛惜,為自己喜歡的球隊進球而振臂高呼。

希望如今的詹青云能夠吸取之前的教訓,不在不了解的領域上口不擇言,期待這個出色的辯手有更出色的發揮。

-完-

文|書書

編輯|書書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