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1994年南京一學霸失蹤,教授父母苦尋23年,找到后兒子卻拒絕相認

1994年南京一學霸失蹤,教授父母苦尋23年,找到后兒子卻拒絕相認
2023/01/10
2023/01/10

2014年6月17日,小海看著旁邊親密互動的一對父子,有些眼睛發酸,更多是近鄉情怯。

還有半個小時就到南京了,他忍不住想起那個嚴厲苛責自己的父親,和永遠支持父親精神控制的母親。

在外漂泊十余年里自己都忍住不打聽他們的消息,也不曾回去看看他們,今天終于回來了。

可是沒有想到等他輾轉來到了記憶中的老家住址的時候,發現早已不是他記憶中的那個模樣,房屋早已改頭換面,物是人非。

唯一不變的是童年時候家門口的那棵槐樹,他靜靜站在這里,一動不動,壓抑了十來年的悲憤隨著眼淚傾瀉而出,既慨嘆他那壓抑的前半生,也慨嘆命運弄人。

周圍人用好奇的眼神打量過來,不明白這個青年男子發生了什麼事情。

站立了半小時后,他轉身離開,步子的速度慢了很多,此程任務已經到達,自己該回去了不是?為何心情更加沉重了。

這是小海離家后和家人斷絕聯系后第一次回家,此后幾年里他又回來了一次。

但是都沒有見到和自己有親緣關系的父母,可是他也沒有任何打聽消息的舉動, 好像他回來只是看看這個老家一樣

為何小海會有如此矛盾的心理掙扎?二十年前促使他和家人斷絕聯系的緣由是什麼?

斷絕聯系,獨自在外闖蕩

1994年,小海還是南京大學物理學專業一名即將畢業的大學生,在當時大學生的含金量非常高,學校也對他們的工作崗位有所分配。

身為土生土長并在該市念書的小海并沒有如外界眼中期待的那樣申請本市崗位,而是選擇只身北上,成為一名滬漂。

地點安排下來后,小海接到通知在7月2日跟隨學校的隊伍搭乘火車出發。

但是小海一刻也不想待了,他收拾好自己留在大學的東西,大部分生活物品都被他送給有需要的同學,最后僅僅剩下一背包的衣物和自己認為重要的東西。

他以往的23年生活回憶全都在這背包里了,大學時候父母給的生活費不多,但是這些年的積蓄購買一張火車站票還是可以的。

當一切準備就緒后,他背著東西來到了火車站乘坐最近的火車離開了這個讓他時不時做噩夢的地方。

「我自由了」,踏上火車的那一刻,他懸著的那顆緊張心終于放松了下來。

他靠在火車車廂交界處的過道邊上,對未來充滿了向往,雖然車廂擁擠,空氣冗雜,但是他還是覺得很舒適。

在往后的日子中,他獨自一人在外打拼,并沒有和父母有過任何的實質性聯系,這是他為自己所能做的一份努力。

今年小海已經47歲了,這些年中他避開所有人回過自家2次,給自己的父母寫過一封信。

信中的文字沒有任何溫暖可言,他毅然決然的要和父母劃清界線。

在信中,他這樣提到 「黃林森,由于你對我的控制和操縱,我決定與你和你的家庭以及你所有的親屬網斷絕一切聯系。從此,我就是一個真正的有人格尊嚴和人身自由的人。」

不僅是父親,他同樣也和自己的母親決裂了,他心里很明白自己在做出這一選擇的時候,自己和母親之間的感情也自然而然的消失了。

他心中總有一種揮之不去的悲傷,即使在杜絕和家里的聯系后,也仍然無法忘卻,這種性格影響了他往后的工作和生活。

在學校安排的崗位上工作了幾個月之后,他越發覺得自己對物理并沒有什麼興趣。

這是當初在父親的意愿下做出的專業選擇,并不是自己真心想要從事的工作。

于是 他放棄了這個看似鐵飯碗的崗位,獨自謀生,好在他大學時英語能力不錯,他重新開始了自己的生活。

可是他一直沒有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礙去組建家庭,因為厭倦在家庭中父母的強勢性格,也不想擁有下一代。

而在上海拼搏的這些年,他也沒有攢下什麼錢, 他換過很多份工作,每一份都干不長久,只能勉強維持生活,他感到很郁悶,好像童年時的陰影一直影響著他一樣

他對父母怨聲載道,對于父母的等待,也充滿了不屑。

其實剛開始來到上海的時候,他曾經更換過一次手機號碼,但是沒有想到他的媽媽劉雅琴還是從同在上海的朋友那取得了自己的聯系方式。

為了避免他不接聽,他的媽媽也聰明地換了一個手機號碼打來,當這個陌生的號碼在閃爍的時候,他拿起手機看了看,接聽了起來。

當母親的聲音從那邊響起的時候,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嚇了一跳,雖然一再提醒自己要冷靜但是還是忍不住重重地掛斷了電話。

他激動的尖叫起來,仿佛那聲又響又清晰的問候「我是你媽媽呀」是個催命符。

而電話那邊在掛斷電話之后,劉雅琴還是持續不斷的打過來,不知道打了多少個電話,她才放棄了這一舉動。

此后這一招不管用了,因為他再次盡可能再不接陌生電話,可緊接著而來的是一天幾條短信,實在讓人抓狂。

他不知道母親是通過怎樣的方式發來的,因為雖然母親是大學教授,但是她不懂得拼音。

事實上劉雅琴一直在不斷的學習查詢字典,她逐字逐句地找出屬于自己想表達文字的正確拼寫方式。

找到就在隨身攜帶的本子上標記下來,再不厭其煩的一字一句的敲給小海。

這一操作便堅持了10多年,她堅信兒子能夠看到自己的信息,盡管兒子從來沒有回復過。

可是 她不知道的是小海早已拉黑了她的手機號碼,這一事實直到她更換了智慧型手機后才意識到。

復刻父親的童年經歷

在很多人包括小海的父親黃林森看來,現在的一切都源于黃林森在小時候對他的管教太嚴。

可是黃林森也感到很無奈,也不認為自己有錯,因為他自己便是這樣成長起來的。

在黃林森小時候,他家中家底很差,母親不識字,但是卻不遺余力地將兒子培養成優等生,且黃林森對自己的母親也很孝順。

黃老太太是一個超級母親,可是她頑固且獨裁,她從來不和兒子談什麼尊重,她堅信兒子能考入中國人民大學主要是源于自己的棍棒教育。

而這一嚴格的管教思想也在黃林森和大學教授劉雅琴結婚生子成為父母后,繼承了下來,在他對于小海的教育上也得到了充分的體現。

他打定主意不能慣著兒子,在小海小時候就給他定下了許多家規,而且兒子必須要按照他的要求執行。

這種要求高到了很離譜的狀態, 他會因為小海的調皮搗蛋而讓他在眾目睽睽之下當場下跪,并要在這里跪一定的時間作為他的懲罰

他不想讓外人認為自己教不好兒子,也決心讓兒子牢牢地記住這件事情,下次不要再犯。

對于一個還只是讀小學的孩子來說,這樣做似乎太殘忍也很不近人情。

跪在外面的小孩握緊拳頭,一言不發,他知道自己的辯解只會引來父親更大的責罵和毆打。

當他被許可站起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母親攙扶著他起來,他甩開母親的雙手,回到了自己的臥室,自此和父親的關系變得疏遠。

黃林森沒有把兒子的情緒放在心上,皮小子打一頓就好了,自己小時候也是這麼頑皮,以后仍然是這樣的嚴厲管教,畢竟「教不嚴,誰的錯」。

一次黃林森在檢查兒子作業的時候發現他的字寫得亂七八糟,每一個字的筆畫都像是疊在了一起,頓時又怒上心頭和兒子爭執了起來。

而小海也不讓步,父親指責的越是嚴厲,他倔強的越厲害,黃林森沒有在小海面前樹立好權威,臉面也有點掛不住,打罵更為劇烈。

這樣的教導給小孩心理造成了嚴重的傷害, 他用冷戰的方式來對抗父親,自此不再叫一聲「爸爸」

更為離譜的是黃林森甚至不顧小海的感受對小海的食量提出了強制要求,因為他認為這有益于小海的成長,所以每餐必須要完成兩碗米飯。

小海根本就吃不完,但是他并不能拒絕,因為 每次他的抗議總會迎來更大的懲罰,父親能夠使出渾身解數來找他的麻煩

長期的家庭壓力像是一個枷鎖,但他不甘心,有一段時間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母親身上。

他詢問母親「如果每天有人追著打你的耳光,你怎麼辦?」,以此暗示自己的處境,希望母親可以幫他。

可當他求助的時候,劉亞琴卻給了他更加窒息的回復, 「一天挨一個巴掌,能耽誤你多長時間?」,母親的聲音就像搟面杖一樣生硬,戳得他心痛。

拒絕相見,不再傷害。

童年的陰影需要一生來治愈,在畢業后躲避了父母控制的小海,仍然會想起成長過程中父母極強的控制欲。

每當他不聽話的時候,父母就會發脾氣,直到他屈服。

大學擇校的時候在父親的逼迫下,他選擇了南京大學,因為父親認為自己在這里任教可以更好地照顧兒子,了解兒子生活。

但是對小海來說,這無疑仍然生活在父親的監視下,父母對自己周邊的人際交往了如指掌。

甚至會干涉自己追求伴侶的具體對象,因為他們認為合適,便要求自己對他們看中的女生死纏爛打。

比如大二時候一位女同學因為家境原因向自己借款70元沒有按照約定日期在當天歸還,雖然小海沒有在意。

但被黃林森得知后,他就找上了學院老師理論,差點造成該名女生退學,當小海知道這件事情經過后,該名女生不再敢和小海有任何的交談。

這樣的事情層出不窮,每次想來,他都覺得自己是父母編織網中的一尾魚,負面情緒的積累,讓他感到孤獨無助。

2017年的時候,小海接到了中央電視台《等著我》節目組打過來的尋親電話,告知他的父母,期待和他見上一面。

節目播出的時候,兩人年齡加起來已超過160歲的兩位老人,出現在了鏡頭面前。

他們淚流滿面,訴說著自己的委屈和感情,人們能從他們身上感受到滿滿的悲傷。

他們對孩子的愛和兩者之間的矛盾以及隔閡讓人心情復雜。

這兩位老人還是希望在此后的生活中,能將時間留給兒子,他們很想念23年未曾見面的兒子。

但是節目組并沒有說服小海,顯然 小海已經不認為對方是自己的父母,只覺得對方可憎,父母在成長路上對他的一些行為是這一輩子無法釋懷的傷痛

回憶往事后,情緒激動的小海平復了自己的心情。

在節目組的懇請下,他留下了一段語音,將他這些年沒有機會向父母說出來的話錄制了出來。

黃林森和劉雅琴終于有機會聽到了兒子的聲音,在聽到兒子訴說自己的殘忍后,他們的聲音有些哽咽了。

可是今天兒子并不愿意出現,他們甚至沒有機會當面道歉。

最后他們只能拿起話筒對著鏡頭向小海為自己以往的行為而道歉,完成了一切后,他們離開了現場。

這段視訊也在工作人員的幫助下給到了小海手中,才看到開頭便被小海關掉了。

他的情緒一直在深淵中徘徊, 父母的言語并沒有撫平他內心的痛苦,但是往事他已經不想再去回憶了

其實父母管的太少,管的太嚴,都可能在生活中引發很多問題。

在小海眼中從前的他就像父母的私有財產,對他實行了嚴格的控制,自己不得不聽從他們的所有安排。

其實父母描繪的美好未來并不一定真的適合孩子,有時候看似對孩子的理解和愛意,實際上是一種深深的束縛。

在表達對孩子要求的同時,也要尊重孩子的想法,培養孩子獨立自主的能力,要知道孩子是一個完整獨立的個體。

此外父母應該要是孩子的引導者和陪伴者,犯錯不可避免,在孩子犯錯的時候,父母應該積極引導孩子,讓他有解決問題的能力,這樣才能健康成長。

-完-

編輯 | 張啊張、書書

文 | 熊嫦琳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