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父母傳統的教養方式是否會給青少年的親社會行為帶來特別的影響?

父母傳統的教養方式是否會給青少年的親社會行為帶來特別的影響?
2023/01/06
2023/01/06

親社會行為是指人們在社會生活中表現出的幫助、分享、合作、安慰、捐贈、同情、關心、謙讓、互助等行為,是人與人之間在交往過程中維護良好關系的重要基礎。

研究表明,親社會行為與攻擊、抑郁、退縮、同伴拒絕等消極適應結果負相關,與同伴接納等積極適應結果正相關。

因此,了解和揭示青少年個體親社會行為的影響因素和作用機制,對促進青少年親社會行為的發展具有積極意義,這構成了親社會行為研究的重要課題之一。

個體自出生就處在與家庭的相互作用中,家庭是影響個體發展的最重要的環境變量之一,而其中,父母教養構成了影響個體心理社會適應的核心環境變量,在個體社會行為的發展過程中具有重要作用。

親社會行為作為個體心理適應的重要方面,同樣受到父母教養的影響。研究表明,父母的積極教養,如溫情支持、積極性,對兒童親社會行為的發展具有積極效應。

而父母的消極教養,如身體懲罰或剝奪權利、軀體虐待以消極性,則不利于兒童親社會行為的發展。已有研究對親社會行為預測因素的研究大多以兒童和成人為被試,對青少年個體的研究較少。

青少年個體正經歷著「暴風驟雨」時期,普遍具有反抗心理,此時期父母恰當的教養對青少年的心理社會適應的發展至關重要。

因此,有必要考察青少年期父母教養與親社會行為之間可能的特殊關系。此外,以往對父母教養與親社會行為關系的研究大多在西方背景下進行,父母社會化與文化存在緊密聯系,父母教養對親社會行為的影響存在文化差異。

所以,不能簡單地將國外的研究結果推廣到我國青少年中。

氣質指在情感、活動性和注意領域中反應性和自我調節方面本質的個體差異。氣質是個體差異的根源,具有不同氣質特點的兒童對相同的親社會情境會產生不同的生理反應和情緒反應,進而影響親社會行為的表達。

已有研究初步檢驗了兒童的氣質特點對其親社會行為以及與親社會行為相關的變量(如同情等)的預測作用。

結果表明,氣質的意志控制特征能夠正向預測個體的同情心水平,注意集中、堅持性正向預測兒童的親社會行為,而低注意力、生氣、焦慮、悲傷等消極情緒與個體的親社會行為呈負相關關系。

總體上,已有對氣質和親社會行為之間關系的研究缺乏系統性,包括缺乏統一的氣質概念框架,大多研究僅考察了氣質與親社會相關概念之間的關系,缺乏對氣質與親社會行為之間關系的考察。

研究者指出,個體的氣質特征與父母教養在兒童青少年心理社會發展中表現為累加效應和交互效應。

累加效應指控制彼此效應后,兩者能夠獨立解釋兒童青少年心理社會適應結果的變異,交互效應指氣質和教養能夠互相調節彼此與個體心理適應的關系。

現有研究往往關注氣質和教養的主效應,較少關注兩者的交互效應對個體適應的影響。

少數探討氣質和教養對兒童青少年心理社會適應影響作用的研究主要考察了兩者對內外化問題及心理病理作用的交互效應,很少涉及親社會行為等積極心理發展指標。

此外,不同氣質因素之間也可能存在交互作用,對于這一理論構想,目前相關實證研究非常缺乏。

綜上所述,研究將以青少年早期個體為被試,在中國文化背景下,綜合考察父母教養和各氣質因素對青少年親社會行為的影響,包括對氣質與父母教養影響青少年親社會行為的累加模型和交互模型檢驗以及不同氣質維度影響親社會行為的交互效應檢驗。

對這一問題的探討,有助于我們全面了解父母教養和個體氣質特征與青少年親社會行為之間的關系,為青少年親社會行為的培養提供借鑒和指導,從而促進青少年的健康成長,促進社會的和諧發展。

父母教養對親社會行為的獨特效應

研究中,父母接受/參與的教養特點對青少年的親社會行為具有顯著的正向預測作用。接受/參與指青少年感知到的來自父母的愛、反應性和參與性。

這種積極的教養行為能夠通過滿足兒童的情感需求從而促進安全依戀的建立,培養兒童對他人需求的敏感性,以及不混淆自己與他人需求的能力。

對孩子接受/參與水平高的父母能夠適時地注意到兒童的親社會行為,并對其進行強化,增加親社會行為重復出現的可能。

此外,積極教養有利于兒童青少年發展出積極的同伴關系、具有較強的社會能力以及良好的學業表現,這些積極心理社會適應的發展有利于兒童青少年積極的自我認識,傾向于認為自己有能力幫助他人,增加表現出親社會行為的可能性。

因此,接受/參與有利于個體親社會行為的發展。

以往研究結果表明,父母的過度控制、身體懲罰或剝奪權利的教養與低水平的親社會行為有關,自主支持的教養特點與他人定向的親社會行為之間存在正向聯系。

研究發現,父母嚴厲/監督的教養行為能夠正向預測青少年的親社會行為,相反,心理自主則對個體的親社會行為具有顯著的負向預測作用。與西方文化相比,中國文化屬于集體主義文化,更加強調個體對集體規則的遵守。

因此,個體對規則的遵守以及按照社會認可的方式表現行為對個體的心理社會適應具有重要意義。

嚴厲/監督指父母對兒童青少年的監控力度,嚴厲監督水平越高,父母對兒童行為表現的監控水平越高,有利于及時發現孩子的不適當行為并加以教育,培養其親社會行為。

而心理自主教養更可能導致青少年我行我素的行為,不考慮規則,按照自我需求行事,即使行為并不符合社會規則。

父母教養與氣質對親社會行為影響的交互效應及其性別差異

研究發現,氣質意志控制、外向性和歸屬感以及父母接受/參與、嚴厲/監督均是青少年親社會行為的保護性因素,而心理自主則是青少年親社會行為的風險因素。

除了檢驗氣質和父母教養對青少年親社會行為的獨立效應外,研究從發展情境論的角度出發,將青少年自身因素和最微觀的家庭因素同時考慮在內綜合考察其對親社會行為的影響,檢驗了氣質與親社會行為之間的關系是否會受到父母教養的調節。

結果表明,嚴厲/監督的教養特點會增強外向性的保護作用,高外向性同時伴隨高嚴厲/監督,將增加青少年表現親社會行為的可能,符合保護因素-保護因素模型。

嚴厲/監督能夠調節消極情感與親社會行為的關系,當嚴厲/監督較低時,消極情感能夠正向預測親社會行為,當嚴厲/監督較高時,消極情感對親社會行為的預測作用不顯著。

此模型并未出現在王艷輝等所提出的四種常見的交互作用模型中,這正如上所述,消極情感可能由于環境的不同而對親社會行為的影響也不同。

當嚴厲/監督水平較高時,與消極情感較低的個體相比,嚴厲監督使消極情感較高的個體產生更強的自我定向的悲傷反應,因此更傾向于尋求自身的舒適,而不是產生他人定向的同情心或幫助他人的行為,從而表現出較少的親社會行為。

消極情感通過這一途徑影響親社會行為的強度非常弱,甚至在統計上達不到顯著水平。

而當嚴厲/監督水平較低時,與消極情感水平低的個體相比,嚴厲/監督更可能使消極情感水平高的個體產生最佳水平的焦慮喚醒,這種不愉快的情感狀態會抑制其犯錯誤的可能性。

研究進一步檢驗了氣質和父母教養之間的交互作用影響青少年親社會行為的性別差異。結果表明,父母嚴厲/監督對消極情感和親社會行為之間關系的調節存在性別差異。

對于男孩和女孩,當嚴厲/監督水平較高時,消極情感均不能顯著預測其親社會行為,而當嚴厲/監督水平較低時,消極情感均能正向顯著預測青少年的親社會行為,但消極情感對女孩親社會行為的預測作用大于男孩。

不同氣質維度對親社會行為影響的交互效應

研究檢驗了不同氣質維度對青少年親社會行為的影響有無交互作用。結果表明,氣質歸屬感對消極情感與親社會行為之間關系的調節作用模式符合風險緩沖模型。

歸屬感較高的個體傾向于尋求與他人的親近,更容易建立與他人的依戀,并在安全依戀的基礎上積極面對新異或挑戰性的情境,從而弱化消極情感對親社會行為不利影響。

研究表明,親社會行為是父母教養與氣質以及氣質不同維度之間交互作用的結果。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