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山東19歲少年3年禍害19名女子,因一張"鬼面"被捕,舉報人是他姐

山東19歲少年3年禍害19名女子,因一張"鬼面"被捕,舉報人是他姐
2023/01/17
2023/01/17

1982年,在山東省濰坊市壽光縣一個叫做羊角溝的地方,各家的姑娘們都因為一個「惡鬼」惶惶不可終日。

村口老李家的姑娘傍晚才剛從地頭做完農活回來,她背著背簍,一個勁兒往前沖。

回家時,她的母親正靠在家門前,著急地看向門外。看見自家的孩子回了家,母親松了口氣。

「妳怎麼才回來啊!不是叫妳太陽下山前得趕到家嗎!」

姑娘朝著母親笑了一下,她解釋道:「還有一點活兒沒干完,就想著做完了再回家。」

母親責怪地拍了她的肩膀: 「做什麼活啊!妳又不是不知道,最近村里面有惡鬼,萬一妳回來晚了被糟蹋了怎麼辦!」

她們口中的惡鬼是怎麼一回事兒呢?為什麼會嚇得姑娘們不敢回家?

「襲擊女老師的惡鬼」

羊角溝原本是在壽光縣北部的一個安靜祥和的小村落,然而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初,這個村里卻出現了一個「惡鬼」。

說是「惡鬼」,但其實村里人其實都知道這個惡鬼是一個人,一個戴著面具四處作惡的飛賊。

這個飛賊襲擊村里單身的女性,讓村里有女孩的人家一時間變得惶惶不可終日。

「惡鬼」第一個下手的對象是村里面的年輕女教師,叫做王小青。

王小青是城里的女孩,下鄉來到羊角溝里支教的。

她長相甜美,性格溫柔,一到羊角溝就受到了村里很多大齡單身漢的追求。

村里的村長和寶貝這個支教女老師,為了防止王小青受到村里莊稼漢的騷擾,村長給王小青安排的住所是單獨的,他還不許這些單身漢平日里靠近王小青。

王小青很受孩子們的喜歡, 她每天教授孩子們讀書寫字,雖然在羊角溝待了一段時間,但王小青卻很熱愛這里。

然而一切的美好卻在一個寒冷的夜晚被打破。

王小青一直記得,那個時候剛剛入秋,北風在窗外呼呼的刮,卷起了屋外的枯葉。

王小青像往常一樣,先在屋內批改了孩子們的作業,等晚上快十點的時候,王小青洗漱后上了床。

然而等王小青半夜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她感覺自己胸口上好像突然壓上了什麼東西,弄得她喘不過氣來。

王小青最開始還以為是自己睡懵了,可身上那東西的壓力越來越大。

王小青從夢里驚醒,她感覺到有人正騎在自己的身上。王小青嚇壞了,連忙伸手去扒拉自己床頭邊的手電筒。

王小青打開了手電筒,可是差點沒把自己給嚇暈過去。

自己身上居然有一張面目猙獰的鬼臉!大半夜看見這種程度的鬼臉,王小青下意識便想尖叫。

但鬼臉伸出了手,將王小青的口鼻給捂住,加上王小青本人內心害怕,她很快就暈厥了過去。

第二天早上,王小青再醒來時,她渾身酸痛,自己已經被折磨得不成人樣。

王小青不敢將事情告訴別人,她只得先悄悄找到了羊角溝的村長。

村長也顧及到了女孩的顏面,再加上在村子里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作為一村之長他難辭其咎。

最后村長還是決定,先將這件事情給隱瞞下來。

村長悄悄將王小青送到了醫院,等王小青情緒穩定下來后,村長拿著獵槍,在王小青的宿舍旁守了很久。

他想要靠自己抓住這個「惡鬼」,可惜接連守了很多天,都沒能發現惡鬼的蹤跡。

「頻繁作案的惡鬼」

村長雖然想要將這件事情給掩蓋下來,但畢竟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

王小青的住院以及村長最近的異樣,讓村里人很快就知道了女教師被惡鬼羞辱的事情。

一傳十十傳百,很快「惡鬼」的傳說就在這個封閉的小山村里鬧得沸沸揚揚。

一時間,村里每戶人家都人心惶惶。

家里面有女孩的人家一到晚上就把房門給鎖死,家里人也要求女孩們一旦到了晚上就不能外出。

就這樣惶恐地過了一個多月,村里們沒有再出現惡鬼的蹤跡。

有人開始懷疑,這惡鬼到底是真的嗎?

因為惡鬼沒有再出來禍害人,村里的人家開始放松了警惕,他們晚上不再提心吊膽,有些女孩干農活也會干到傍晚了。

然而就在這時候,惡鬼又開始作案了。

在十一月月底,村里4個下鄉的女知青洗漱后睡到了一張坑上。

這四個女知青其實也對惡鬼的傳聞感到害怕,但她們四個覺得,每晚都是四個人睡在一起,應該不會出什麼大問題。

然而沒想到這一天晚上,一個女知青突然感覺房間里有了別的動靜。

她睜眼一看,從窗戶那邊竄來了一個黑影,黑影面目可憎,真的像是一個惡鬼。

女知青驚恐尖叫道:「妳是誰?誰在哪里!」,她的聲音喚醒了同伴,在床上的女知青們都醒了過來。

這個黑影邊往炕上走,嘴里還邊陰惻惻地說道,他是一只怨鬼。

幾個女知青被嚇懵了,她們沒想到自己有一天也會見到這個令人人心惶惶的惡鬼。

在內心巨大的恐懼中,四個女知青還是沒能夠逃脫惡鬼的魔爪。

第二天,惡鬼再次出現,將四個女知青給羞辱了的事情再一次傳遍了整個小村落。

恐怖的氛圍再一次籠罩在村落上方,大家都說羊角溝里有一只游蕩的惡鬼,專門禍害年輕女生。

羊角溝里的小姑娘生怕下一個被禍害的就是自己。

為了能夠避難,很多城里有親戚的人,都選擇把女孩送到城里避風頭。

家里沒什麼錢,不能把女孩給送出去的那些家庭,家里的父親兄長便會拿著榔頭每天晚上守在女孩的門前。

然而哪怕這樣,惡鬼依舊有空子可鉆。

半個月后,村里面又有一個女孩遭到了禍害。

這次被糟蹋的女孩是村里文藝宣傳隊的一個女演員,惡鬼和以往一樣,通過翻窗子半夜跑到了女演員的床上,之后把女演員給禍害了。

「匿名信抓捕惡鬼」

惡鬼越來越猖狂,羊角溝里有不少年輕女孩都遭到了禍害。

為了能夠抓住惡鬼,穩定當地的秩序,當地組織起了基層干部每晚通宵巡邏。

而且在家里有女孩的家庭房門前,村干部還布置了抓捕的網點。

或許是因為防衛實在是太森嚴了,這下惡鬼也察覺到了危險,之后的一段時間里,再也沒有犯案。

然而惡鬼一日不除,羊角溝里有女孩的人家都不得安寧。

就這樣,村子里的巡邏和抓捕一直沒有停止過。

基層干部們被搞得叫苦不迭,一連兩年,他們被折騰得精疲力盡,但是一點收獲都沒有。

到了后兩年,羊角溝建立起了有序的通宵巡夜制度,惡鬼再也沒有出現過。 可問題是,基層干部們也沒能把惡鬼給伏法。

惡鬼玷污女孩的事情不能就這麼過去,辦案人員們立志一定要將惡鬼捉拿歸案,給那些受到傷害的女孩以及她們的家人一個交代。

就在辦案人員一籌莫展,甚至想要擴大搜索范圍來到鄰村時,一封匿名信突然給辦案人員找到了新思路。

匿名信里提供了非常關鍵且詳盡的信息,辦案人員很快順著匿名信將一個叫做戚增敏的男子給抓捕了。

其實最開始抓捕戚增敏的時候,辦案人員們還有些猶豫。

因為戚增敏年紀小,當時才19歲,被捕時距離20歲生日就差一個月。

戚增敏長相白白凈凈的,而且又愛干凈,和村里那種大老粗一點也不一樣。

戚增敏平日里就喜歡穿白襯衣或者西裝,打扮得整整齊齊,像極了城里的那種大學生。

平日里,戚增敏在村子里表現得也文文靜靜的,和別人說話溫柔。

村子里的女生都喜歡和戚增敏待在一起,因為他很尊重別人。

然而村子里的男性們就有些厭惡戚增敏了,他們說戚增敏為人女性化,認為他不夠男子氣概。

在將戚增敏抓獲時,他的臉上還帶著微笑。面對辦案人員的審訊,戚增敏很快就承認了自己的罪行。

原來戚增敏看似柔弱,其實他肚子里全是壞水,而且戚增敏雖然外表有些女性化,但他的體力卻十分好,身手甚至比那些壯漢糙漢都還要矯健。

白天,戚增敏利用自己無害的外表在村子里四處晃悠,獲得女知青女教師們的好感。

那些女孩們對戚增敏沒有防備,便會邀請戚增敏去住處里閑聊。

戚增敏來到女孩住處時,就會開始下意識摸清女孩房間的環境。

等到了晚上,戚增敏便戴上了自己制作的那副鬼面具。

三更半夜,身手矯健的他三兩下便翻上了圍墻,之后更是一下子就能潛入女孩的家中。

而且戚增敏心思縝密,每次作案他都精心計劃了很久,堅決不在現場留下任何痕跡。

戚增敏從三年前開始作案,在羊角溝一共禍害了8位年輕貌美的女孩。

等羊角溝防衛森嚴后,戚增敏便開始在外鄉作案,據他交代,他在外鄉也禍害了11名女孩。

戚增敏被捕后,同鄉的人都不肯相信戚增敏居然是那個令人聞風喪膽的惡鬼。

在村里組織巡邏隊的時候,戚增敏還自告奮勇地成為了巡邏隊的成員。

這些年來,人們竟一直沒能拆穿他的真面目。

「姐姐告發弟弟」

最后,戚增敏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那年的戚增敏剛剛滿20歲。

可在戚增敏執行死刑后,他的姐姐戚玉敏在家里選擇含淚自盡了。

戚家一時間沒有了一兒一女,只留下戚增敏的父母在家中悲苦度過余生。

戚玉敏難道是因為弟弟是強奸犯而羞愧自盡的嗎?

戚玉敏是羊角溝村遠近聞名的美人坯子,她在村公社里上班,村里有很多單身漢對她苦苦追求。

在戚玉敏自盡的時候,她在自己的衣服兜里放了一封信,是留給自己父母的遺書。

但戚玉敏的父母都是莊稼漢,兩人并不懂自己女兒寫的是什麼。

戚玉敏死后,村里的文書來戚玉敏家里安慰二老,這時候二老選擇將遺書拿給文書,他們想知道女兒的臨終遺言到底是什麼。

結果文書一看,他嚇了一大跳。

戚玉敏的遺書上寫了一個秘密,竟然是她寫的那封匿名信舉報的弟弟。

原來戚增敏在作案時喪心病狂,竟然連自己的親生姐姐都不肯放過。

戚玉敏當時在村里的衛生院里值夜班,結果有天身后突然出現了一張鬼臉。

當時鬼臉的傳說已經在村子里蔓延,戚玉敏被嚇得直接癱倒在了地上。

之后鬼臉也對戚玉敏做了那些茍且的事情,戚玉敏不敢將事情告訴家人,她只得先硬著頭皮請了假,然后回家休息。

戚玉敏回家時還遇見了自己的弟弟戚增敏,戚增敏很好心詢問戚玉敏為什麼請假。

當時的戚玉敏十分憔悴,她隨便支吾了過去,壓根沒發現自己弟弟的心懷不軌的笑容。

戚玉敏在家不吃不喝了兩天,她的父母看見她這樣也十分憔悴。

眼見著二老為自己操心,戚玉敏最后還是決定堅強起來,好好面對生活。

戚玉敏為了能夠讓自己忘卻可怕的記憶,她決定找一些事情做。

戚玉敏在家里翻箱倒柜,打算把家里的衣服都拿去洗了。

誰能料到,在給弟弟收拾房間的時候,戚玉敏找到了那個罪惡的鬼臉面具。

戚玉敏愣住了,她沒想到惡魔竟在自己的身邊。

等她反應過來,戚玉敏將面具還原,她還是愿意相信自己的弟弟,她想要再確認一下。

等半夜的時候,戚玉敏察覺到自己弟弟的身影離開了。

戚玉敏來到戚增敏的房間,果然發現那個藏著的鬼臉面具不見了。

戚玉敏內心糾結無比,一方是自己的親弟弟,一方是遭受痛苦的年輕女孩。

戚玉敏思考了一夜,最后戚玉敏還是下定了決心,她寫了匿名信告發了自己的弟弟。

當二老知道女兒的遺書寫的是這個時,一時間內心復雜,文書看二老可憐,答應幫其保密。

但二老還是沒多久就郁郁而終了,之后文書才將事情的真相說出。

-完-

文 | 火鍋

編輯|書書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