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黑龍江女子扔掉聾啞棄嬰,22年后兒子成舞蹈冠軍,因一張紙條認出

黑龍江女子扔掉聾啞棄嬰,22年后兒子成舞蹈冠軍,因一張紙條認出
2023/01/17
2023/01/17

「這是我失散22年的兒子!」2017年,一個中年婦女在家擇菜的時候,偶然瞥見了電視機上的內容。

婦女閉上眼睛,不由自主地想起二十二年前自己抱著尚在襁褓的嬰兒,悄悄扔下的瞬間。

電視機屏幕上,年輕舞者正在舞台上忘我旋轉, 讓觀眾震驚的是,這個舞者竟然是一個聾啞人。

這個舞者名叫史秋撿,二十二年前,他被生母拋棄,養母趙丹撿到他,把他當作親生兒子對待。

為了給史秋撿治病,趙丹和丈夫失婚、變賣首飾、售賣房子......付出了所有心血。

當史秋撿成為頗有名氣的舞者時,他的生母卻通過電視節目認出了他。

面對突然找上門來的生母和有養育之恩的養母,史秋撿究竟應該何去何從?

聾啞人舞者

2008年,哈爾濱承辦第三屆「華僑杯」國際標準舞公開賽,秋撿也是眾多參賽選手之一。

在舞台上, 秋撿嫻熟地展現著自己的身姿和優美的舞蹈動作,獲得評委的一致好評。

在得知秋撿是聾啞人后,在場的評委和觀眾都吃了一驚,最終秋撿獲得了C組和D組的冠軍。

這次大賽讓秋撿有了些名氣, 他開始頻繁參加各種比賽,并且獲得了不俗的成績。

2009年,中國殘聯藝術團要排練千手觀音的節目,藝術團負責人找到秋撿,希望他能參加。

秋撿想也沒想就拒絕了這次邀請,他只喜歡跳拉丁舞。

回家后,秋撿把這件事告訴了趙丹,他的眼神中流露出了濃濃的對拉丁舞的渴望。

趙丹思索片刻,決定送秋撿去北京學習拉丁舞, 可去北京學習需要一大筆錢,這些錢從哪里來呢?

趙丹慢慢地走到了臥室里,從最里面的抽屜中摸索出了一本房產證,她嘆了一口氣,仿佛下定了決心。

第二天,趙丹就以15萬的價格出售了房子,帶著秋撿去北京「學藝」。

北京寸土寸金,每天的消費高得令人咂舌,為了開源節流,趙丹順理成章地做起了小生意。

秋撿在拉丁舞上極有天賦,從北京的藝術學校畢業后,哈爾濱殘障人藝術團以高薪聘請了他。

與此同時,趙丹在北京做的小生意也走上了正軌,她的親生女兒專程來到北京幫她打理生意。

在經歷不少磨難后,趙丹一家人的生活終于好了起來。

雖然現在秋撿已經有了穩定的工作,自己一家人也衣食無憂,可趙丹心里還有一道坎邁不過去。

自從她在1995年秋天撿到秋撿后,她就一直想幫秋撿找到他的親生母親。

2017年,秋撿帶著趙丹上了央視主辦的《向幸福出發》節目。

在節目現場,秋撿熟練地舞動著,引得現場歡呼聲響成一片。

表演結束后,趙丹和秋撿一起坐到節目組準備的沙發上接受主持人的訪談。

當著現場幾百名觀眾的面, 趙丹緩緩講述了她如何撿到秋撿、如何撫養秋撿長大的故事。

現場的觀眾深深為這份感情震撼,不少人從兜里掏出紙巾,抹起了眼淚。

秋天撿來的孩子

「妳出去一趟怎麼還帶了個孩子回來?」1995年9月10日,趙丹的丈夫看著秋撿,不解地問趙丹。

趙丹說,這是自己撿到的孩子,并表示自己要撫養秋撿長大。

趙丹的丈夫當即露出了不悅的神色,但看到趙丹主意已定,他也沒有多說什麼。

事實上,此時的趙丹內心十分慌張, 當時的她不過是一個23歲的年輕姑娘。

她和丈夫已經有一個女兒,家庭負擔并不輕,如果要撫養秋撿的話,她必須要更加努力工作。

在決定收養秋撿之前,趙丹給自己的母親打了一個電話。

電話那頭的母親堅定地說:「妳既然把孩子抱回來了,咱們就不能不管。」

女性天生的母性光輝讓趙丹和她的母親對秋撿有一種天然的愛意,就這樣,秋撿在趙丹的家里生活了下來。

對于這個撿來的便宜孩子,趙丹的丈夫一直沒有什麼好臉色。

這樣暗流涌動的氛圍在趙丹丈夫的車子報廢之后,徹底爆發了。

車子報廢意味著趙丹的丈夫不能繼續跑長途客車,家里的收入瞬間減少了一大半。

工作失意的他看著家里的秋撿,越看越覺得不順眼, 他找來趙丹,要求趙丹在秋撿和他之間做個選擇。

趙丹震驚地看著丈夫,她沒想到丈夫從來沒有接納過秋撿。

「妳不用說了,我選秋撿,我們失婚吧。」趙丹就這樣結束了這段婚姻,帶著秋撿和女兒獨自生活。

單身女性養活兩個孩子何其困難,但即使是在最潦倒的時候,趙丹也沒有想過放棄秋撿,她總是想起自己撿到秋撿那天的場景。

1995年9月10日,哈爾濱的天氣已有幾分涼意,23歲的趙丹正準備上一輛長途客車。

趙丹的丈夫是長途客車的司機, 兩人結婚不久,有一個可愛的女兒,家庭算是和睦幸福。

為了幫襯丈夫,趙丹就在南崗客運站找了一個工作,她平時的任務就是跟著丈夫跑車,工資雖然不高但勝在穩定。

趙丹和中國萬千個平凡的婦女一樣,過著波瀾不驚的生活。

但就在這天,一個意外的出現,卻讓趙丹平靜的生活里被投入了一顆小石子。

「哇嗷嗷~!」一陣嬰兒的哭聲打破了上午的平靜,趙丹聽到聲音后也不自覺地停下了腳步。

循著哭聲,她一步一步走到了一個電話亭前面,此時電話亭周圍已經圍滿了看熱鬧的人。

一個七八個月大的嬰兒被擱在電話亭的桌子上,桌子透出的涼氣讓他忍不住大哭出聲。

「這是怎麼回事啊?」

「還能是怎麼回事?這個娃娃肯定是被家人丟在這里了。」

周圍的人議論紛紛,細細碎碎的議論聲和孩子的哭聲纏繞在一起,讓趙丹有些心煩意亂。

負責看守電話亭的老太太叉著腰,噼里啪啦地講述了這個孩子的由來。

「今天早上九點鐘,來了個女的,說要在我這里打電話,我就讓她打了。」

「打完之后,她說想上廁所,不方便帶孩子進去,讓我幫她看管一下孩子。」

「我抱著孩子在這里等啊等,等了足足一個小時都沒有等到那個女人,我心里已經有不好的預感了。」

「然后我就去廣播站找人呀,廣播員幫我播報了這個孩子的情況,可是那個女人還是沒來。」

桌子上的孩子似乎聽懂了些什麼,哭得更加酣暢淋漓。

「別哭了,孩子。」老太太手忙腳亂,把孩子抱起來也不是,放下去也不是。

趙丹在人群里聽了半天,見孩子還在大哭,忍不住撥開人群,把孩子抱了起來。

在趙丹來之前,在場的不少圍觀群眾都嘗試著哄過孩子,可誰也沒能讓孩子停止哭泣。

可當趙丹把孩子抱起來哄之后,孩子竟然奇跡般地安靜了下來,還發出了咯咯咯的笑聲。

趙丹開始抱著孩子輕輕搖晃,逗弄孩子開心,在這個過程中,一張紙條從孩子身上掉了下來。

「因父母離異,孩子雙耳聾,無力撫養,懇請好心人收留,孩子出生日期為1994年12月30日。」

孩子果然是因為有天生缺陷而被拋棄了,趙丹心里很不是滋味。

如果這個孩子沒人領走的話,很快哈爾濱就會迎來寒季, 他很有可能會被活活凍死。

趙丹環顧四周,發現周圍的人雖然都皺著眉面露同情之色,但沒人真正想要伸出援手。

她懷中的嬰兒不諳世事,還在揮舞著兩只小手,發出天真的笑聲。

趙丹實在不忍心把孩子就這樣拋下,她思慮良久,決定把孩子帶回家好好撫養。

回到家后,趙丹給孩子洗了一個熱水澡, 并為他取名叫「秋撿」——秋天撿來的孩子。

艱難養育成人

在撫養秋撿的過程中,趙丹從來沒有放棄過給他治病,

秋撿是天生的雙耳失聰,這些年趙丹帶著他跑遍了大大小小的醫院,卻始終沒有找到治病的良方。

為了給秋撿治病,趙丹把自己心愛的首飾全部變賣,多年以來,她連買一件新衣服都要思前想后。

欠下不少賬后,趙丹決定先把債還清,然后慢慢計劃給秋撿治病的事情。

趙丹和母親一起開了一家包子鋪,每天天還沒亮就要起來蒸包子,十分辛苦。

秋撿把趙丹的辛苦看在眼里,每當趙丹回家的時候,他都會給趙丹跳舞,驅除她的疲憊。

秋撿跳舞的次數多了之后,趙丹突然產生了一些疑惑, 秋撿雙耳失聰,他是怎麼踩上節拍的呢?

趙丹連忙問秋撿:「妳是不是可以感受到音樂?」

秋撿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 表示自己雖然聽不見,但是可以通過其他方式感知到音樂的存在。

趙丹發現這件事后很高興,秋撿喜歡跳舞,在跳舞上也有天賦,自己為什麼不送他去接受專業訓練呢?

趙丹先是帶秋撿去了當地最出門的一個舞蹈培訓班,誰知培訓班負責人一聽秋撿雙耳失聰,說什麼也不肯收下他。

即使趙丹再三保證秋撿在舞蹈上有很強的天賦,培訓班負責人還是堅定地拒絕了。

趙丹只好帶著秋撿離開,另外找到了一家舞蹈培訓班。

有了上次的教訓,這次趙丹沒有把秋撿的底細和盤托出,她直接給秋撿交了學費。

當時趙丹的包子鋪剛剛起步,她手里的錢并不寬裕,交了學費后,趙丹渾身上下只有十塊錢了。

雖然如此,可趙丹的臉上還是帶著滿意的笑容, 她堅信秋撿能在舞台上發光發熱。

趙丹的直覺沒錯,在舞蹈學校,秋撿甚至表現得比部分健全的孩子更加出色。

他的樂感準確、動作標準,在舞蹈的時候,他真正感受到了人生的快樂。

不過, 秋撿的特殊決定了他必須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才能站在舞台上。

秋撿對訓練毫無怨言,他甚至主動在課后加練,一遍又一遍重復老師教的動作。

在舞蹈學校上課一個多月后,老師告訴趙丹,秋撿是班里表現最好的孩子之一,唯一的缺點就是不怎麼愛說話。

「老師,秋撿不說話的原因是因為他是聾啞人,沒辦法說話。」

趙丹的話讓老師大為震撼,秋撿在舞蹈方面的表現怎麼也不可能是一個聾啞人能做到的。

從這天起,老師更加關注秋撿,秋撿的舞蹈功力也在日復一日的訓練中不斷精進。

因為精湛的舞蹈技術,秋撿不僅出了名,還上了電視。

在電視節目上, 趙丹拿出了當年在秋撿身上帶著的那張紙條,展示給了觀眾朋友們。

節目播出后,秋撿的親生母親恰好看到了,看到22年前被自己拋棄的兒子出現在電視機上,秋撿的親生母親驚訝得說不出話。

她馬上聯系了節目組,講明了自己的身份,希望能與秋撿見上一面。

秋撿被拋棄的時候才幾個月大,他對于自己親生父母的印象十分模糊。

他雖然清楚地知道趙丹不是自己的親生母親,但他和趙丹的感情卻比親生母子還要深厚。

得知親生母親找上門來,秋撿一開始是不愿意接受的, 在他心里,可能多多少少保留了一些對生母的怨恨。

但趙丹一直在旁邊勸他說:即使當年他們拋棄了妳,但妳們始終骨血相連,見一面總沒有壞處。

趙丹的話擊中了秋撿柔軟的內心,他最終答應和親生父母見面。

秋撿的親生母親說,當年她拋棄秋撿也是無奈之舉,她和秋撿的父親離了婚,沒有能力撫養秋撿。

她只能把秋撿放在繁華的地段,盼望著他被家庭條件好的人家收養。

後來她和秋撿的父親復婚,還想過尋找秋撿,可茫茫人海要找一個孩子談何容易。

說完這些,秋撿的生母和秋撿緊緊擁抱在一起,兩個人的臉上都布滿了淚水。

如今,秋撿依舊和養母趙丹生活在一起,對于他來說,養恩要比生恩親厚很多。

但他也原諒了自己的生母, 逢年過節的時候,他也會到親生父母家里和他們團聚。

秋撿是不幸的,但他遇見了救他于水火之中的趙丹,這或許就是不幸中的萬幸。

在絕境中,愛是這個世界上最明亮的東西。

-完-

編輯|書書

參考資料

央視網:《[向幸福出發]失婚賣房為養子 失聰舞者報母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