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生活妙招 >

如果你和你對象這一點不一樣,再甜可能也很難修成正果……

2022/11/17

大家好,我是47。話說,你們談戀愛的時候,有沒有遇到過「兩個人戀愛節奏不一致」的情況?比如:

你覺得可以接吻了,對方連牽手都還嫌太早?

你想【啪☆啪】啪,對方卻覺得時機未到?

你打算同居,對方覺得你們的關系,離同居還早著呢?

又或者是,你覺得談一年就該考慮結婚了,對方覺得至少要3年以上才考慮?

......

諸如此類的「節奏不一致」情況,可能會發生在親密關系的各個階段。而且,即便是節奏一開始無比契合的兩個人,也可能處著處著就發現,自己和對方的節奏似乎變得不一致了。

那麼,我們常說的「戀愛節奏」,究竟是個什麼東西?為什麼相愛的兩個人,會出現不一致的節奏?這對關系有什麼影響,又該如何解決?別急,我們將分上、下兩期來回答大家的問題。

今天,我們先來聊聊,戀愛節奏不一致的本質是什麼?以及,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兩個人戀愛節奏不一致,其實和一個關鍵因素有關,叫做 「親密關系中的閾值」

親密關系閾值,最早在2019年由加州大學心理學教授Paul Eastwick提出,指的是每個人心里對于執行某個行為的要求,比如達到什麼程度可以牽手,什麼程度可以親吻等。在親密關系中,閾值越高節奏越慢,閾值越低節奏越快。所以說,如果兩個人閾值差異較大,就會產生「戀愛節奏不一致」的感受。

舉個例子,假設A和B是一對情侶, A的[性.愛]閾值是30分,B是70分。也就是說,A認為兩個人的關系只要達到30分就可以【啪☆啪】啪,而B則要達到70分才行。那麼,當A達到30分,想發生性關系時,B還沒有到達70分,拒絕發生性關系。這時,兩人的節奏就不一致了。

常見的親密關系閾值主要有:確認關系閾值、牽手閾值、擁抱閾值、接吻閾值、發生性關系閾值、訂婚閾值、結婚閾值、關系結束閾值等等。每個人劃分的顆粒度不同,有的人可能劃分得更細,還有「官宣閾值」「見家長閾值」「一起旅游閾值」等,有的人則可能劃分得粗略一些。

在一段親密關系中,閾值不是永久不變的,會隨著個體對親密關系評價的變化而變化。例如,在熱戀期,人們對關系的評價會直線飆升,此時「分手閾值」可能是20分甚至更低。但隨著相處時間變長,對關系評價降低,你可能會越來越討厭對方,「分手閾值」就會升高,也許會覺得40分就該分手了。

此外,遇到不同的人時,我們也可能會有完全不同的閾值。在面對心動對象時,人們確立關系的閾值就會變得很低,遇到不那麼喜歡的人時,閾值可能就會高得離譜。

那麼,除了對伴侶的喜愛度,還有哪些因素會影響一個人在親密關系中的閾值呢?

這個世界上,幾乎不存在戀愛節奏完全一致的人。人與人的閾值之所以不同,主要受這5個因素影響:

1)先天的基因差別,決定著我們的閾值存在差異。

一個人的戀愛閾值可能和基因有關。Day等人(2016)通過對近13萬例基因的研究,發現了38組與「初次[性.交]時間」有關的基因組。研究人員認為,這些基因的攜帶者可能傾向于追求感官刺激和高風險行為,甚至在成長早期就奠定了高風險[性.行.為]模式。

也就是說,有些人的基因天生更「開放」,有些人可能更「保守」。基因更「開放」的人,親密關系閾值可能較低,因為ta們追求刺激的體驗,對[性.行.為]等重要親密事件的開放度更高。而基因「相對保守」的人,追求穩步推進的關系,閾值較高。

此外,Zietsch等人(2010)也指出,基因的確會通過影響一個人性格特質,塑造親密關系表現。基因會影響一個人在沖動性、外向性和精神質水平,在這些方面突出的人,在親密關系中更開放,閾值較低,反之則會更保守,閾值較高。

2) 不同的依戀類型,對應著不同的閾值高低。

依戀類型依舊是與戀愛行為密不可分的因素。根據人們在關系中的焦慮感和回避感,Barthlomew(1998)提出了成人的四種依戀類型,分別對應不同閾值。

安全型:容易與人親密,不擔心被拋棄。因此,安全型的人在親密關系中的閾值,不會過高或過低,整體呈現正常走勢。 癡迷型:渴望與人親密,但恐懼被對方拋棄。Ta們迫切需要發展與伴侶的關系,來確認伴侶的愛。因此,ta們的閾值會比較低,以滿足推進關系的需求。 恐懼-回避型:期待親密又害怕親密,需要對方用行動來證明愛。所以與癡迷型相反,恐懼型的人會故意抬高閾值,來「考驗」對方。 疏離-回避型:覺得與人親密是不舒服的,難以信任和依賴他人。因此,ta們在親密關系中的閾值普遍來說會比較高,很難往下一階段推進。

但這并不是絕對的!雖然依戀類型的確會影響閾值,但閾值也會隨著關系的變化而變化。比如焦慮型依戀者,隨著關系趨于穩定,ta們的焦慮感減退,閾值也會有所調整(Crowell, 2016)。

3) 個體自尊水平,與戀愛閾值緊密相關。

自尊水平指的是我們對自己價值的總體評價,也包含這一過程中我們所獲得的感受(Brandon, 1969)。

自尊水平高的人,對自我價值有客觀的認知,對親密關系抱有合理期待。因此,ta們的閾值不會過高或過低。但自尊水平低的人,對自己抱有非常負面的看法,認為自己是不夠好的、不值得被愛的(André & Lelord, 2011)。因此ta們在親密關系中的閾值,可能會出現兩種截然不同的情況:

極端高閾值:擔心自己配不上對方,害怕感情沒有好結果,所以設立很高的閾值,不敢推進關系。 極端低閾值:雖然也對自我價值不確定,但更害怕被對方拒絕或拋棄(Kirkpatrick & Ellis, 2007),會努力去滿足對方的需求。因此ta們的閾值很低,甚至沒有閾值,而這也伴隨著被「pua」的風險。

4)在親密關系中遭受過的挫折,也會影響閾值。

親密關系挫折會影響一個人對自我的認知、對愛情的信念,甚至改變人格(我們曾詳細討論過「親密關系挫折會給人帶來什麼影響」,請戳有些人經歷過某一次感情后,整個人格都發生了改變。| 親密關系挫折,會如何影響人格?)。 通常來說,在親密關系中受過挫的人,更可能有較高的閾值。

Allemand等人(2015)曾對526名男女進行性格測量,結果發現,失婚男女在外向性、依賴度和信任感方面的得分都有所降低。研究人員認為, 經歷了感情挫折的人,或許更傾向于認為感情是一件不穩定、不長久的事,因此ta們在進入新的親密關系時,可能提高閾值來考察對方,以達到保護自己的目的。

但是,這種「防御式高閾值」也會隨著關系質量的變化而變化。如果關系趨于穩定,受過的創傷會在關系中慢慢被治愈,閾值也會有所下降(Charlot, 2019)。

5) 每個人的戀愛閾值,還受諸多社會因素的影響。

人們親密關系閾值上的差異,在[兩.性]中有特別明顯的體現。研究人員曾對87名男性和110名女性進行閾值測量,發現女性在親密關系中的閾值幾乎都高于男性,但是在不同事件上略有差別,比如[兩.性]在「親吻」的閾值上差異較小,但在「發生[性.行.為]」這件事上,女性的閾值則明顯高于男性的(Bentler, 1968)。

[兩.性]閾值差異,也許一定程度與生物性有關,但主要還是受社會環境影響。在現代社會中,雖然[兩.性]已經趨于平等,但在個體的成長過程中,女性仍然較多的受到「保守教育」,比如女孩子要矜持、不能太主動等等,而男性很少受到這樣的教育,甚至可能被施以「激進教育」,比如男生要更主動、要敢于追求等。

社會大環境對閾值的影響,除了性別,還有個體成長的環境、家庭背景、接觸的人群等等。總體來說,一個生活在觀念更開放環境中的人,ta在親密關系中的閾值會相對較低,戀愛節奏更快,而在更傳統保守環境中長大的人,閾值會相對較高一些,節奏也更慢(當然,這也不是絕對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