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失婚率逐年攀升,「天價彩禮」逐漸消失,背后說明了一個問題

失婚率逐年攀升,「天價彩禮」逐漸消失,背后說明了一個問題
2023/01/13
2023/01/13

每天耕耘最有趣、最實用的心理學

近幾十年的時間里,我國的生育政策發生了不小的轉變。從最初的獨生子女到現在的放開三胎,這些政策的背后,體現的是一代又一代人的思想觀念的轉變。實際上別說生二胎三胎了,近幾年愿意結婚的年輕人都越來越少。

不僅如此,我國已經結婚的夫妻中,也有不少人都走上了各自安好的道路。 從2003年起,我國的失婚率就出現了持續上漲的傾向,而結婚率和生育率則互相攙扶著逐步走低。

以過去不久的2019年為例,我國登記結婚的新人只有947.1萬對,失婚的人卻有415.4萬對。

失婚率與彩禮

除了不斷增多的失婚率,年輕人結婚時的彩禮金額也有所下降。前幾年我們時常能夠聽到與天價彩禮有關的新聞, 有的人結一次婚就要支付幾十萬甚至上百萬元的彩禮。可現在類似的現象越來越少,彩禮似乎變成了一個形式。

這是因為在當前的婚姻環境下,彩禮已經成為了人們想要但不敢要的燙手山芋。之前人們總是將婚姻當成買斷制,父母認為女兒是「賠錢貨」,嫁給別人就算是和自己斷絕了關系。

男人也總說結婚是買了一個媳婦回家。

好像只要交了這筆錢,婚姻就有了穩定的基礎,男女婚后的家庭地位也已經奠定。但現在隨著社會觀念的變化,人們能夠普遍接受失婚這件事情,婚姻關系也就不再像之前那樣穩定了。

某一方在婚后做了對不起他人的事情,或是兩個人性格不合,都有可能導致夫妻走上失婚的道路。

人們已經漸漸意識到,結婚只是人生中的一個過程。結婚這件事情不是人生的必經之路,就算一時眼花選錯了人,也沒有必要和他糾纏一輩子。

每個人都有隨時更改伴侶的權利,為了別人犧牲自己一輩子的幸福顯然不劃算。

婚姻觀念的變化

過去的人都非常能忍,在家庭這個集體面前,人們愿意犧牲自己的個人利益,選擇為家庭服務。

有的夫妻就算感情一般,也不會輕易提出失婚。經過幾十年的相處與磨合,他們已經成為了獨特的朋友,能夠在晚年互相攙扶生活。

可對于生活在新時代的年輕人來說,他們更愿意將個人感受放在首位。只要在婚姻中遇到了那些讓自己不開心的事情,他們就會直接拒絕對方。這一點從夫妻失婚的原因中就能看出端倪。

以前的夫妻就算選擇失婚,也是因為出軌背叛等大事,很少有人會因為加長里短等紛爭做出如此大膽的決定。

現在的小夫妻失婚,大多都是因為在日常生活的過程中遇到了一些矛盾,兩個人都不愿意為了家庭作出退讓。

有不少人在結婚之前就已經做好了失婚的打算,他們并不會過分珍惜這段感情,只要自己過得不順心,就會立刻結束這段關系。

實際上這是一種比較幼稚的想法,生活中必然會出現矛盾與紛爭,遇到問題我們應該尋求解決的方案,而不是以結束這段關系的形式進行逃避。

正是因為大家對婚姻的態度變得隨意起來,天價彩禮的問題才漸漸得到了改善。有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用巨額彩禮買來的婚姻本就是不穩定的。在協商彩禮的過程中,感情和睦的小夫妻也會因為利益產生矛盾。

在我們的傳統觀念中,彩禮代表男方對女方的用心態度,彩禮給越多,男方婚后就越會對女方好。

女方手里拿著眾多的彩禮,也能讓男方有所忌憚,在婚后不敢輕易傷害女人。

現代社會有關婚姻的法律越來越完善,男女雙方的利益都能得到法律的保護,彩禮在婚姻中的作用也就越來越小了。

不論是給予彩禮的一方還是收取彩禮的一方,都能夠清楚意識到彩禮所帶來的責任和制約。

這筆錢的金額越大,他們就越容易猶豫,越能夠感受到壓力。同時近代社會,年輕女人的思想也越來越獨立,女人也可以自食其力養活自己。

有了經濟自由的底氣后,這些女人也就不會太在乎男人給的彩禮了。

雖然從總體來看,我國近幾年的結婚數據并不樂觀,但結合天價彩禮的消失以及失婚率增加等事件,可以看出我國公民對于結婚的態度是越來越認真謹慎的。

與之前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為了婚姻委屈自己的思想相比,這種慎重的態度反而是更加正確理智的。

結婚只是一種形式,一段婚姻能否幸福,重要的還是夫妻雙方對這段感情的態度,是否愿意為這個家庭努力,承擔自己的責任。

不再索要天價彩禮,是人們婚姻觀念的一大進步。一段美好的婚姻理應如此,夫妻雙方在一起共同生活共同進步。

相信在這種心態的影響下,今后年輕人們會更加慎重的對待婚姻,夫妻婚后的幸福感也會越來越高。

- The End -

作者 | 湯米

編輯 | 生煎包

第一心理主筆團 | 一群喜歡仰望星空的年輕人

參考資料:Bruk, A., Scholl, S. G., & Bless, H. (2018). Beautiful mess effect: Self–other differences in evaluation of showing vulnerability.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15(2), 192-205

微信公眾號:第一心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