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生活妙招 >

一段關系是如何破裂的?9個征兆需要關注

2022/11/08

很多用戶在KY后台留言問,到底什麼是親密關系破裂的征兆

重復為同樣的事情爭吵?吵架時互相指責無限翻舊賬?回避溝通開始冷暴力?這些是不是都預示著關系快要走向破裂?

的確,當我們感覺到一段親密關系「存在問題」時,我們很難確定這些問題到底是暫時的、可以被克服的,還是真的會導致關系走向破裂。

在心理學家John Gottman的愛情實驗室中,他可以 在5分鐘內通過觀察一對夫妻的相處方式和交流模式,來預測ta們最終是否會失婚,且準確率高達91%。雖然聽起來有點「玄學」,但John Gottman認為,日常相處中的確存在一些「征兆」,可能預示著親密關系的破裂。

今天我們就一起來看看,哪些征兆可能預示著親密關系的破裂。

先來看看,我們的親密關系是怎麼走向破裂的?

John Gottman認為信任是一切親密關系的基礎。總的來說,信任指的是你相信在這段關系中,你始終是被愛著的。而親密關系走向破裂的過程,也是雙方信任逐漸崩塌的過程。

首先,親密關系中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時刻,叫做 「滑動門時刻(sliding door moment)」。在日常相處中,我們會不斷通過言語和動作向伴侶尋求支持和理解。比如,這可能是周末一句簡單的「你能陪我去超市嗎?」或是工作不順利時的一句「我好難過,你能陪陪我嗎?」在一方向另一方發出邀請(bid)時,滑動門時刻就會被開啟。

在滑動門時刻被開啟后,另一方會有「 面向(turning toward)」和「 背向(turning away from)」兩種反應。

需要注意的是,「面向」和「背向」的區別并不是接受還是拒絕伴侶的要求,而是在于是否對伴侶的需求作出回應。比如在一方提出去超市的請求后,另一方回答「半小時后我們一起去可以嗎?」或是「我真的很想陪你去,但今天可能沒辦法,我有一個更重要的工作要做。」

這兩種反應雖然一個是接受邀請一個是拒絕邀請, 但兩種回答都對伴侶的需求作出了回應,所以都屬于「面向」伴侶。

而另一種回應之所以被稱為 「背向」伴侶,是因為ta沒有對伴侶的需求作出回應,比如只回答「不去」或是「累了一天了,我不想出門」。

在滑動門時刻得到「背向」回應的經歷,會在我們的記憶中被標作一個個未被滿足的時刻。這段不愉快的記憶會在大腦中不斷回放,且始終活躍。由于反復回想,我們對伴侶的消極情緒也持續上升。得不到回應的時刻越多,消極情緒也越多,雙方的信任也逐漸被破壞。

慢慢地,被消極情緒支配的雙方會對彼此的行為作出 消極詮釋(negative sentiment override)。雙方會將對方無害甚至是積極的事件解讀成消極的含義(Weiss, 1980)。比如,丈夫某天晚上主動下廚做飯,而由于關系中的信任已消耗殆盡,妻子的第一反應會是懷疑,覺得他另有目的。

由于消極情緒凌駕,信任也逐漸消耗殆盡。雙方的溝通模式會陷入 批評(criticism)-蔑視(contempt)-防御(defensiveness)-筑墻(stonewalling)的循環中,最終親密關系走向破裂。

批評:多數是指以「總是」「從來」這些詞來攻擊對方的消極表達,比如「你說過的事情從來都做不到。」

蔑視:暗示對方的言語虐待,包括諷刺、嘲笑、貶低和辱罵。比如,「你這種人真是沒有時間觀念,跟你這種人一起生活我真的受不了。」

防御:被言語攻擊的一方會想要保護自己。比如,伴侶指責你遲到,你說「如果早上你不在廁所呆那麼久,咱們早就到了。」

筑墻:當緊張局勢最終使雙方都怒不可遏時,豎起了隔絕信號的墻,對另一方的無動于衷。

9個預示關系破裂的征兆

之前提到了構建親密關系的基礎元素是信任,而任何可能瓦解雙方信任的行為本質上都是關系破裂的征兆。Gottman提出了9種常見的預示關系破裂的征兆,希望對你有所幫助。

「情感缺席或冷漠」

John Gottman認為親密關系中 「最致命的錯誤」是當親密關系中一方產生情感需求,而另一方始終沒有回應。這種「情感缺席」會使雙方迅速拉開距離。

心理學家Gigy和Kelly博士對于失婚夫妻的調查顯示,出軌并不是關系破裂的根本原因,80%的離異夫妻認為ta們關系破裂的原因是因為ta們彼此疏遠,喪失了親密感。這段關系不再提供,比如理解、支持、尊重、關注以及關心,這些原本該由親密關系提供的東西(Gigy & Kelly, 1992)。

研究表示,關系中雙方對彼此的情感支持程度可以顯著預示關系的終結。

「拒絕作出深入的承諾/不完全投入承諾」

在一段親密關系中存在著許多需要做出承諾的時刻,比如同居或結婚。如果始終是一方提出要求,而另一方總是在回避或是忽略,這就表示,ta不愿為這段關系放棄其他可能存在的機會。

Ta們始終沒有完全投入親密關系中,而是好像在等待一個「更好的選擇」。而任何小事都會成為ta們不投入的借口。

「精神出軌」

一個重要的判斷規則是:一旦你認為你有需要向伴侶隱瞞的關系,或者你感覺到伴侶正在隱瞞另一個人的存在,那麼你們牢固的親密關系很可能已經出現危機了。相比于你們的親密關系,與另一個人的相處更加輕松愉快,并且了解彼此生活最隱秘的細節,甚至展露出伴侶都未曾見過的另一面,這是很危險的。

「過多的說謊」

我們都贊同「謊言和信任是一對天敵」的說法。當雙方開始有各自的秘密,并且準備一直掩蓋下去,謊言就誕生了。然而,說謊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偶爾的說謊一般來說不會對親密關系造成太大威脅。

但真正損耗雙方信任的是習慣性的欺騙。有一些人無時無刻都在欺騙,ta們會在一些完全沒必要撒謊的事情上說謊,因為對ta們來說,撒謊已經成為習慣。此時,人們為息事寧人而說的謊,甚至是善意的謊言,同樣也會損害關系。

「出現反伴侶同盟」

有時,關系中的一方可能會找來一個「第三人」作為幫手以對抗另一方,比如,丈夫和婆婆組成的聯盟來對抗妻子。這時,親密關系的兩人開始站在兩個敵對陣營里,被孤立的一方感覺到與伴侶原有的親密關系被打破。所以,這種反伴侶同盟通常也是戰爭開始的原因。

「輕視/看低」

這一點指的是在和伴侶的交流中,ta一直在暗示你是弱者,你感到被輕視了。

不論是頻繁的否定還是細小的反駁/挑刺,本質上都是一種情感虐待。比如,你在抱怨沒有人分擔家務時,伴侶總是會用反駁(「上班這麼累我都沒抱怨,你做家務哪有上班累」)的方式來忽略你對家庭的貢獻。

「權力不對等」

親密關系中的權力總是動態發展的,每個人總會有占據高峰或是下風的時刻。但如果關系中出現了長期嚴重的權力不對等,并使一方產生了被剝削的感覺,就預示著親密關系出現問題了。

最容易體現關系中權力的就是家務勞動和財務決策,比如周末誰做家務、誰來支付這個月的貸款賬單?始終獨自負擔繁重家務或承擔經濟負擔對我們和我們的伴侶來說都是不公平的,也會導致關系的破裂。

「自私」

保持長期穩定的婚戀關系意味著,有時一方要為雙方的共同利益而犧牲自己。比如,在婚前雙方同意將各自收入的一部分拿出一部分存進一個共同賬戶,用于之后買房或其他共同開銷。而一旦一方開始拒絕這種付出,在無形中ta也開始將個人利益置于共同利益之上。另一方感受到這種變化后,雙方都會開始變得「自私」,怨恨也會生根。

「違背諾言」

決定共同生活意味著你們就某些基本問題和日常預期達成共識,并彼此承諾會和對方一起好好生活。

然而研究表示,成癮問題可以顯著預測一段關系是否會走向終結(Caces et al., 1999)。比如當一個人有藥物成癮、酒精成癮等問題時,ta很可能會無法遵守當初好好一起生活的諾言,ta會因為自己的成癮問題而做出傷害、背叛關系的選擇。

這種背叛所帶來的失望會最終導致雙方信任瓦解。

關系破裂前,你至少應該嘗試的是:

當關系出現以上這些征兆時,并不意味你現在所處的親密關系一定會走向破裂。了解這些征兆的真正作用,是向雙方釋放一個信號——你們的關系是存在問題的。

一旦關系中出現上述大多數的征兆,你們可以試著發起一次真誠的深度溝通。在溝通前,可以簡短地記錄下你認為關系中存在的問題,同時和伴侶商量好每個人在表達時對方不要打斷。

在溝通的過程中,訴說方的任務是, 為你的伴侶提供一張你對這段關系的「期望藍圖」且越具體越好,比如,「我希望每個周末我們可以一起做飯然后打掃廚房。」

傾聽方的責任是,控制為自己辯護的沖動,用積極聆聽(active listening)來盡可能多地了解ta對這段關系的看法并對ta的感受給予共情。傾聽方可以多提出一些開放性問題,比如「作為伴侶,你對我有什麼期待嗎?」「你希望我怎麼做?」

心理學家拉波波特曾經提出過一個很有意思的觀點,如果在雙方不能陳述對方的觀點并且令其滿意,就不要妄想解決問題或達成一致。

與此同時,你也需要為「無法達成共識」做好準備。親密關系是雙方一同建立和經營的, 而挽救親密關也是一件需要很多「條件」的、共同參與的事情,比如,雙方心理上的成熟度、雙方是否都有改變的意愿、雙方是否都有實際的行動等等。

所以,如果在溝通后發現雙方對關系的期望始終無法達成共識,不用把任務強壓在自己身上,或許可以試著放手,避免陷入過度堅持的痛苦中。

References:

Caces, M. F., Harford, T. C., Williams, G. D., & Hanna, E. Z. (1999). Alcohol consumption and divorce rates in the United States. Journal of studies on alcohol, 60(5), 647–652.

Gigy, L., & Kelly, J. B. (1992). Reasons for divorce: Perspectives of divorcing men and women. Journal of Divorce & Remarriage, 18(1-2), 169–187.

Gottman, J.& Silver, N. (2012). What Makes Love Last. New York: Simon & Schuster.

Gottman, J.& Silver, N. (2000). The seven principles for making marriage work. Orion.

Weiss, R.L. (1980). Strategic Behavioral Marital Therapy: Toward a Model for Assessment and Intervention, Vol. 1. In: Vincent, J.P., Ed., Advances in Family Intervention, Assessment and Theory, JAI Press, Greenwich, 229-271.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