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生活妙招 >

不是喜歡孤獨,是和人靠近太累。帶你走出「社交缺乏」的3件小事

2022/11/19

前幾天一個和我異地的好友跟我訴苦,她說她挺討厭最近這些節日的,因為每當這時候,她會發現身邊的人總有好多去處,而自己顯得格外得孤獨。雖然也有人給她發了派對邀請,但她知道自己不去對別人也沒什麼影響。她還說,比起孤獨,她更擔心去了之后無法融入,那樣就顯得自己更可憐了。

我對她的心情特別有同感,有時我們在生活中體驗到的孤獨并不是真的無人可以來往而引起的,而是自己主動又無奈的選擇。

我相信許多人都有過這樣的孤獨時刻,比如:

想要分享自己覺得很有趣的東西,但找了一圈發現沒人可以分享 心情不好想找人傾訴,但不知道跟誰聊合適 天氣很好想出門逛街,但不知道可以約誰一起,最后還是宅在了家里 周五下班時間,聽到其他同事說要去赴約,而自己除了回家沒有其他選擇

我們都能在這些時刻意識到,自己的孤獨是缺乏社交所引起的,但卻不會選擇去社交來緩解孤獨。

聽起來這好像有點「自討苦吃」,那究竟是什麼阻礙了一個孤獨的人去靠近他人,來緩解自己的孤獨?如果我們想擺脫這樣的困境,又可以做些什麼呢?今天就來探討一下這個特別但也常見的成年人的社交困境。

我們和一些缺乏社交的人聊了聊,發現ta們并非「社恐」,內心深處也渴望有人理解和陪伴,ta們只是陷入了不同的社交困境中。

常見的社交困境有三類:

困境一「線下社交我是沒有優勢的」

「我挺回避線下社交的,可能跟我外貌上的自卑有關,并不是說我有外貌焦慮,而是我知道自己不是屬于大眾審美里比較受歡迎的類型,所以線下社交我是沒有優勢的,線上社交我就沒這個擔心。我會跟特別聊得來的線上朋友見面,雖然符合我見面標準的人也不多…總之直接線下社交,我通常會被忽略, 對我來說比起孤獨,我更討厭人群中的落寞。」

—— 黃油海獺,24歲

困境二「和人靠近是一件很費力氣的事」

「半年前,我和朋友組了個10人局一起自駕游。大家在一起玩得很開心,我以為我們共處了這麼多天,有共同的回憶,會變成更親密、更特別的朋友。但旅行結束后,我發現我和其他人的關系并沒有加深,甚至我不主動就沒了聯系。 我還挺失落的,好像要和誰接近,成了一件需要費很大力氣的事情,哪怕有過一起開心的時光,也可能會被遺忘或拋棄。既然如此,獨處時的孤獨又算得上什麼呢?」

—— 芒芒,24歲

困境三「很多社交都沒什麼意義」

「講道理我社交的機會不算少,唯一的好朋友常常會組局玩,但我去過一次后就再也不想去了。在那樣的場子上,陌生人居多,大家就是為了玩才聚在一起,所以哪怕見過幾次面,也不會對彼此有太深入的了解。 我覺得身邊大多數的社交都是類似的,ta們并不會真的留存進我的生活中,所以我不想在這樣的社交中浪費時間,沒有意義。」

—— 寧寧,24歲

可以看到,雖然ta們所面臨的社交困境不同,但這背后有一個共同點, 那就是ta們都曾經有過糟糕的社交體驗,因而對社交產生了消極預期。

心理咨詢師龔書認為,正是這些消極預期阻礙了ta們的行動,一定程度上造成了ta們缺乏社交的現狀。她提到,如果在過去的關系中你時常被剝削,在你的字典里「關系就等于被剝削」,那麼你恐怕真的很難再積極地開展社交。如果在過去的關系里你總是被侵入,你也難免會認為親近等于沒有私人空間。

也就是說 ,當一個人沒有新的、積極的社交體驗來覆蓋過去糟糕的記憶時,「社交」就會漸漸和「負面體驗」劃上等號,即便這些消極預期不一定會在實際的社交中發生,但趨利避害的天性還是會讓我們選擇回避。

缺乏社交會帶來這些你可能沒意識到的負面影響:

a) 缺乏社交會使我們失去對壓力的抵抗

心理學家Susan Pinker表示(2015),哪怕我們只是簡單地與他人打個招呼、握個手,我們的大腦都會被激活,分泌出讓人愉悅的催產素,從而降低皮質醇的含量, 就像一針抵抗壓力的疫苗,最終弱化我們的壓力水平。

而缺乏社交的人甚少與人來往,就算置身人群中,也會習慣回避與他人的眼神交流,因此ta們往往會感受到更高水平的焦慮情緒,失去對日常壓力的抵抗。

b) 缺乏社交使我們失去解決沖突的能力

心理咨詢師龔書認為,當一個人試圖與他人建立友善的人際關系時,會為了維系關系而發展出處理人際沖突的能力。

因此當我們回避社交時,雖然規避了發生沖突的風險,但也失去了鍛煉自己解決沖突的能力。當沖突發生,缺乏社交的人可能會不知如何面對。

c) 缺乏社交的人更難與他人建立親密關系

研究發現, 良好的自我暴露的能力是促進一段親密關系發展的關鍵,它指的是雙方都能在自我暴露的同時,感受到對方的自我暴露(Sprecher et al., 2013)。在這樣一個你來我往的自我暴露的過程中,增進對彼此的好感和理解(Kreiner & Levi-Belz, 2019)。

但對于缺乏社交的人來說,ta們很難去判斷自己什麼時候應該自我暴露、要如何去暴露,以及如何回應他人的自我暴露,從而更難與他人建立親密關系。

d) 缺乏社交會影響我們的自尊水平

Harris和Orth(2019)在研究中指出,生活中與他人建立親密穩定的關系,有助于我們在內心建立起好的自我形象,內化出自我價值。當一個人的社交關系處于匱乏狀態時, ta很容易陷入一個誤區:「我不被他人需要,因為我是個沒有價值的人」,ta的自尊水平也會受到影響。

看到這里你們可能會問,「去社交可能會受傷,不去社交又有這麼多負面影響,我該怎麼辦?」

我的答案是, 去建立高質量的社交。我相信大家所排斥的只是那些無意義的、會傷害我們的社交關系,而一段高質量的社交能給予我們所渴望的被看到、被聽見和被重視。

怎樣才符合高質量的社交呢?

Cords 和 Aureli(2000)兩位學者提出了衡量一段關系的質量的三個維度: 關系帶來的價值、兼容性和安全感。

「關系帶來的價值」很好理解,它指的是你們是否能在關系中給彼此提供價值,這個價值包括了精神上或是物質上的,也包括了交換信息。

兼容性指的是關系中的雙方有多大程度能兼容彼此的差異,當雙方出現分歧時是否有能力調停。也就是說,一段關系的兼容性高,意味著雙方都能做到求同存異,不會害怕這段關系會因為沖突而分道揚鑣。

安全感則指的是你們能在關系中感受到對方的行為是可預測的,是具有一致性的。你不會擔心對方做出一些過激的行為,比如突然暴怒,也不會擔心對方拋棄你,相信對方會一如既往地接納你。

從這三個維度可以看到, 高質量的關系是可能存在沖突的,只是關系中的雙方有能力調停沖突、及時止損。同時,一段高質量的關系也是需要雙方付出努力來為彼此提供價值的。當這段關系滿足前兩個維度時,你自然而然地會在關系中感受到安全感,然后自發地維系它。

值得一提的是, 心理咨詢師龔書認為,在社交中有些不舒服的感覺是很正常的。她提到,「 每個人被送去幼兒園的第一天,基本上都是會哭會鬧的,那正是我們人生中第一次被要求去社交時的反應。社交一定程度上意味著分離,和熟悉、舒服的環境分離。

因此我們第一步要做的, 就是調整對社交本身的預期——不去想象社交一定會帶來糟糕的體驗,同時也不幻想毫不費力就能擁有高質量的社交關系。

調整好預期后,我們再從衡量關系的三個維度來看看具體怎麼做:

1. 主動了解他人的需要,同時表露自己的需求

了解他人的需要是給他人提供價值的第一步。你可以通過留意對方的職業、愛好等等信息,來思考自己能給對方提供的價值是什麼。你還可以主動表明自己有哪些愛好或是資源等等,讓對方更了解你。

聽起來這好像是冷冰冰的價值交換,但互利互惠其實是人們建立聯系的基礎。

當你認為去社交并沒有什麼收獲時,可以仔細地回想下自己是不是想當然地只期待著收獲,忽視了主動提供價值的責任。

當關系中的雙方都負起責任去提供價值時,關系中的價值就會流動起來(Ream, 2010)。

2. 盡早表達自己的邊界和不滿

在交際的過程中,一味地忍讓和遷就不一定能提升關系的兼容性,反倒有可能讓彼此心生芥蒂,給關系埋下隱患。

更好的辦法是,在事態升級前就坦誠地表達出你的不滿,讓對方了解你的真實想法和邊界,否則任何緩和關系的方法都有可能是無效的。

也許你害怕太早表露自己真實的情緒,會讓對方離你而去,但這只是一個篩選跟你適配的人的必經過程。

3. 用坦誠而非猜忌,來維系關系的安全感

有時,他人可能會做出一些你不理解的行為,你會為此感到害怕或是焦慮,比起主觀地去臆測對方做出這些行為的動機,我們更應該坦誠地與對方溝通。

當我們停止了猜忌,用開放的心態與對方溝通,就更能共情對方的行為。也許有時你并不認可對方的行為,但至少你們可以在認知了背后原因的情況下,在相對可控的、不那麼劍拔弩張的氛圍下進行交流(Slatkin, 2021)。

最后我們想說,改變缺乏社交的困境確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需要我們付出努力和一些勇氣。

心理咨詢師龔書交流這個話題時,她還說了一句很有力量的話,在這里送給大家: 「你是困境的受害者,某種程度上你也是困境的制造者。這聽起來有點難以接受,但換個角度想,這正說明你是有能力改變自己的困境的。」

今日互動:你有過社交困境嗎?社交對你來說意味著什麼?來評論區說說你對社交的感受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