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心理學:為什麼七零后追逐名利,九零后追求詩和遠方?

心理學:為什麼七零后追逐名利,九零后追求詩和遠方?
2023/01/13
2023/01/13

每天耕耘最有趣、最實用的心理學

70后已經漸漸老去,90后也不再總是成為各種話題的中心,取而代之的是新生的00后甚至是10后。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的使命,每一代人也有每一代人的特色。回首往事,這些不同時代的人也開始思考:為何70后追逐名利,而90后追求詩和遠方?

首先,70后和90后生活的時代是不同的。這種差別在社會學叫做「代際差異」,簡單來說,也就是指一代人和一代人之間的差異。這些差異正是由于時代大背景的不同而產生的。

70后的時代正是承上啟下的時代,這些人經歷了十年動蕩,又迎來了改革開放。可以說,他們生活在艱苦的時代,物質極度匱乏,但同時也最先迎接開放的浪潮,正是一展拳腳的時候。

70后小時候是沒有電視機的,有收音機的家庭就足以讓人羨慕了。他們經歷過很多窮日子,有時候還吃不飽飯,大魚大肉更是少之又少。在這種情況下,面對改革開放,他們就像久旱逢甘霖一般具有極高的熱情。

所以,70后的主題是奮斗。但是物極必反,由于童年時期物質生活的匱乏,70后們往往具有一種補償心理。

著名的精神學家和心理學家弗洛伊德最先提出了這個概念,他認為補償心理是一種心理防御機制。

補償心理防御機制就是指某人在某個方面存在某種缺陷, 這種缺陷給他帶來的自卑感和緊張感讓他不得不采取某種行動來彌補這種缺陷。另一名心理大師阿德勒認為,這種缺陷不僅僅是生理上的,還包括心理上的。

70后們對于童年時期物質匱乏的經歷存在陰影,這些經歷讓他們感到自卑和緊張。

為了防止自己再次落入同樣的境地,所以70后們通常拼了命奮斗,他們抓住改革開放的機會,努力拼搏,為的就是在物質上和地位上獲得成功,以此來彌補童年時的經歷給自己帶來的心理缺陷。

90后卻不一樣,90后雖然不像00后那樣生于經濟迅猛發展的時代,但是90后的生活條件比70后要強很多。

70后父母的努力奮斗給90后的孩子們打造了更好的生活條件。也就是說,90后的[生·理·需·求]獲得了比較高滿足。

他們不需要再經歷吃不飽飯的日子,電視、電腦的普及也同時滿足了90后的娛樂需要。

這當然也和中國當時的生育政策有關。在70后時代,國家還沒有實行計劃生育政策,70后的家族往往都是龐大的,擁有眾多兄弟姐妹。

可是90后出生的時候就已經是獨生子女時代,所有的資源都落在一個孩子身上。這就意味著,90后的生活條件普遍會比70后要好很多。

根據馬斯洛需求理論可以得知,人在滿足了[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等需求后,就會渴望自我實現需求。

70后在選擇工作時更看重工作可以為自己帶來的利益,這些利益往往是高于一切的,70后可以為了獲取利益委屈自己。

可是90后不行。根據調查結果顯示,90后們更關注工作為自己帶來的情緒價值。也就是說,當90后對這份工作失去興趣或是個人生活因為這份工作而受到影響時,大部分90后都會選擇辭職或者是跳槽。

在90后的腦袋中是對受苦沒有具體概念的,因為他們根本不像70后那樣經歷過苦日子。不管怎樣,90后通常還有父母在背后支持他們,可是70后則不然,70后只有他們自己。

此外,70后所在的時代是一個努力就會有回報的時代。當時的中國正處于起步階段,百業待興,稍微有頭腦或者是有能力的人都可以靠自己的努力拼出一片天地。可是90后的時代完全不同了。

90后面對的時代是內卷的時代。努力不再意味著成功,反而變成了公司壓榨員工的手段。這些老闆為了自己的利益對90后們不斷進行PUA,給他們灌輸毒雞湯。996和007已經成了當代年輕人的家常便飯。

心理學家認為,焦慮心理的產生多是由于緊張不安和長期處于不愉快的心情中所導致的。對于90後來說,這些生活和工作的壓力都是導致焦慮的潛在危險分子。

智聯招聘曾經對此展開過一次調查,結果顯示,54%的90后都具有焦慮傾向。其中,有85%的人有加班焦慮,重度焦慮的比例更是達到了32.6%。

面對社會施加的這些壓力,90后只好選擇躺平,這種躺平并非完全是什麼都不做的躺平。這種躺平體現的其實是一種對詩和遠方的追求,選擇離開大城市或是環游旅行的90后越來越多。

因此,每個時代的人都會面臨不同的困境。誰也不比誰容易,誰也不比誰艱難。身為渺小的人類,我們只能在世界上艱難生存,尋求自己的一方安身之處。

- The End -

作者 | 湯米

編輯 | 生煎包

第一心理主筆團 | 一群喜歡仰望星空的年輕人

參考資料:Bruk, A., Scholl, S. G., & Bless, H. (2018). Beautiful mess effect: Self–other differences in evaluation of showing vulnerability.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15(2), 192-205

微信公眾號:第一心理

用戶評論